從前的優雅

副刊版 2022/10/18

分享:

分享:

序言看了幾句,才醒過來真沒看過王家衛寫的短文。對白台詞當然熟悉不過,而前呼後擁順手拈來的小文章,由頭到尾一氣呵成,真倒是第一次,出現在李舒的新書《從前的優雅》作序,單看個書名,那種人面桃花即視感,也確實幾王家衛。

兩人結緣是五年前,王家衛到上海繼續籌劃《繁花》,戲裏當然有些時代感的考究,作者金宇澄就推薦了李舒。李舒其實年紀不大,但聞名於所鍾愛的「老細藝」,由京劇、民國太太的廚房、舊時小報食譜玩物、白糖糕、老日子名人掌故人情細故,都很老派,這種老派,許多時又是民國時期作風,於是印象中真有活在上世紀初閨秀文女風範。之前寫《山河小歲月》,以為是混合了張愛玲胡蘭成林徽音。

序中可看導演如何理解《繁花》原著:「細看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枝,一邊是飲食男女,另一邊是山河歲月。左顧右盼要理出一條綫索,談何容易」,也不清楚李舒後來如何把那個早非民國時代的優雅,而只是改革和下海潮的八、九十年代的上海氣味讓王家衛去還原。只聽說她也得進組,就是去到片場,看着滿目上世紀的舊情綿綿,演化成一景一物一裙一鏡。也許想確認的,是演員說話的尺度、走路的姿態、所用的物品,是否真的複製了那從前光景。

序中,王家衛特別提到,最喜歡最後寫趙蘿蕤(文學八卦中《圍城》唐曉芙的原型,而非源自楊緯)的一篇,欣賞她在最暗時刻,就守在廚房吃牛油麵包。在那個時代,不再單是奢華,而關乎一種態度。「今天重看大半個世紀之前的非常人、非常事,意義何在?是可以參考他們在至暗時刻的堅守,在漫漫長夜的表裏如一。」的確,優雅早消逝,而至暗時刻卻未過。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