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續強勢 會引發全球經濟衰退嗎?

評論 2022/11/01

分享:

分享:

根據投資研究機構Ned Davis Research(NDR)模型預測,當前美聯儲量化緊縮貨幣政策所造成的美元持續強勢,不僅可能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也將成為全球經濟衰退的根源。

根據這個模型預測,就目前的市場形勢來看,全球性經濟衰退發生的概率為98.1%,而以往有此高概率的年份,是2020年的疫情爆發及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嘯,國際市場均憂慮,持續的強美元可能引發全球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所以有分析認為,強美元是當前全球金融市場大恐慌的亂源。

面對現時的形勢,我們要問的是,美元為何會如此強勢?是美元霸權、還是市場本身的行為使然?這種強美元態勢還會持續多久?強勢美元真的會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嗎?

首先,從一年多來美元滙率指數走勢來看,從去年8月6日的91.78,升至今年9月28日的114.78,升幅達25%;而自今年2月初開始,美滙指數由96.03上升到9月底114.78,累計升幅也達到近20%,創下了2002年以來的最高點。美元滙率快速飈升,非美元貨幣的滙率自然快速下跌,從2月初到9月底,歐元、日圓、英鎊分別下跌了17%、30%、23%,其他非美元貨幣也大幅貶值,各國股市及債市均出現暴跌,國際金融市場震盪不已。

美元國際主導地位 市場使然

美元強勢,非美元自然弱勢及貶值,看上去是一種零和博弈,但更為重要的是與目前國際貨幣體系有關。現時的國際貨幣體系,是以信用貨幣美元為主導,其滙率計價與以往金本位下的國際貨幣體系完全不同,後者是錨定在價格固定的黃金上,而前者則是錨定在信用貨幣美元上。美元作為一種市場共識所形成的錨定貨幣,由於其信用性(貨幣的信用包括信用本身及信用擔保,信用本身是由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貨幣政策、政治制度及文化等因素決定,信用擔保則由國家的權力保證其承諾履行),其溢出效應可以是正、也可以是負,正溢出效應是美國的成本,而負溢出效應則是美國的收益。

在目前的國際貿易、外幣兌換、外幣儲備中,各國企業及個人之所以更喜歡使用及持有美元,就基於美國國力、貨幣制度安排、金融市場發展成熟程度等方面的因素,讓美元的盈利性、流動性及安全性遠勝持有其他貨幣,以此減少決策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因此,美元之所以能夠成為當前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主導貨幣,並非為美國霸權的結果,而是市場的使然,因為美國政府從來沒有強迫任何國家、企業或個人持有美元,以霸權陰謀論的方式理解國際外滙市場的運行機理,只能是一頭霧水;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就指出,強勢美元是全球貨幣政策差異性的「合理結果」(logical outcome),是由市場的使然。

聯儲局幣策走向 外溢效應巨大

目前市場上不少分析之所以把強勢美元看作是全球金融市場危機的根源,就在於認為持有美元獲得收益時可搭便車,但是要承擔成本就「卸責」,希望這些成本讓他人承擔。可以說,以信用貨幣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短期內是難以撼動的,上述諸如此類的觀點,還會變着花樣流行。

由於國際貨幣體系是由信用貨幣美元為主導,盡管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變化完全取決於美國經濟形勢,國際市場情況僅是外生變量的參考,但其政策既美國的貨幣政策,也是國際市場的貨幣政策,具有巨大外溢效應。

若美聯儲貨幣政策寬鬆,就可能讓大量流動性湧向各種資產市場,炒高各國股市、樓市及不同的資產價格,例如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美聯儲實施了一輪又一輪量化寬鬆,導致各國股市及樓價暴漲、美國股市亦屢創新高,同時催生了美國股市細價股、數碼加密貨幣、NFT等泡沫;但當美聯儲的貨幣政策開始緊縮,不僅會令全球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突然減少,並讓流動性回流到美元金融體系,更會引發全球投資者對市場的恐慌。

在現代金融市場,金融危機爆發往往與貨幣政策緊縮有關,而金融危機又可能是引發經濟衰退的根源。當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緊縮時,全球金融市場氾濫的流動性,就會回到美國國內,導致全球金融市場的美元短缺,美元強勢升值、非美元貨幣快速貶值,全球金融市場激烈震盪,金融危機一觸即發。

另一方面,對於各地投資者而言,若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美國市場也不例外),持有美元及美元資產面對風險或受到損失可能會最小,美元又成為避險貨幣,進一步增加美元強勢。這應該是當前美元持續強勢最重要的因素,因為盡管美聯儲採取了快速緊縮的貨幣政策,但其他非美元國家的貨幣政策,也大多緊跟美聯儲腳步,但非美元貨幣仍然快速貶值。

美滙升勢 釀新一輪金融危機

另外,從歷史的經驗來看,美元的強勢升值,往往都會伴隨着金融危機的發生:1980至1985年美元升值87%,當時正值廣泛的全球銀行業危機,而且延續達10年;1995至2002年美元升值了46%,也引發了兩次新興市場國家的金融危機,分別是1994至1995年的墨西哥貨幣貶值,以及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兩次金融危機都對全球市場,特別是所在國的市場造成深遠影響;而由2011至2016年,美元升值42%,引發了歐洲債務危機。

所以,當前的美元強勢升值,會否引發新一輪金融危機,不僅取決於非美元國家財政狀況(經過幾次金融危機爆發後,不少國家的財政狀況均有改善),也取決於強勢美元能夠持續多久;一年以來美元滙率指數上升25%,與爆發金融危機臨界點的數字還有一段距離,而若強勢美元沒有引發金融危機,全球經濟衰退的概率自然會降低。

美通脹預期能否逆轉 成關鍵

至於美元強勢的持續與否,又完全取決於美國過高的通脹能否緩和、居民通脹率預期能否逆轉,若美國通脹下降,美聯儲的緊縮貨幣政策就可能收手。這次美國通脹之所以快速上竄,既與美聯儲的早期判斷失誤、出手遏制過晚有關,也與導致以往通脹高企的原因不同有關(例如消費模式變化、供應鏈中斷、疫後財政政策、過度寬鬆貨幣等),而在經濟全球化、數碼化的時代,除了在特別情況下,商品價格並不容易持續上升,所以這些短期因素可能會消失,如此美國通脹持續高企(比如持續上升5年以上)的概率不會太高;到2023年,美國通脹將會逐漸緩和,美聯儲的緊縮政策會逐漸減弱,爆發全球金融危機及經濟衰退的概率,也會愈來愈小。

不過,對香港居民及企業來說,強勢美元是一個財富增長的天賜良機,如何利用這個良機,就得靠香港人的個人智慧了。

在經濟全球化、數碼化的時代,商品價格不容易持續上升,美國通脹持續高企的概率不會太高。(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