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字遊戲

副刊版 2022/11/03

分享:

分享:

癌病令人聞風喪膽,當然不是所有癌症都是同樣嚴重或致命,變化很大,主要在乎腫瘤被確診時的期數(Stage),所涉及的癌變基因(Oncogene)和轉移位置,其中最令病人喪膽、也最令醫生苦惱的,便是腦膜轉移(Leptomeningeal Metastasis)。

阿芳一雙睜不開的眼睛緊緊盯着醫生,雙手牢牢握着醫生左手,很吃力地說:「Ah、Or、Al」、「Ah、Or、Al」。醫生俯身在病床邊聽得一頭霧水。腦膜是一層厚膜緊包着腦袋作保護之用,但當腦細胞侵入腦膜時,便會破壞由大腦和腦幹下端伸延出來的十二條腦神經(Cranial Nerves)。當第七條腦神經受損使失去控制臉部肌肉能力,雙眼便長期下垂;當第十二條腦神經受損,便不能控制舌頭,說話時只能發出喉音而失去舌音,吞嚥也有困難。

「Ah、Or、Al」醫生在想阿芳想說甚麼?見她懇求的眼神,便猜說:「安樂死?」正想告訴她不可這樣想時,阿芳早已耍手擰頭說醫生估錯。隨即幾位一起巡房的年輕駐院醫生加入這「估字遊戲」—三個字,第一個Ah?不是,是Fah。一輪擾攘後,最終才明白Fah是「返」,阿芳是想「返屋企」,明白她的指示後,也從速替她安排。

「安樂死」、「返屋企」,兩碼子的事,但細想下,要死得安樂,活得安心,人生不外是兩者間的糾纏。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3/01/27
站起來
2023/01/26
尾牙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