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資源力挺港金融 突破美打壓

評論 2022/11/09

分享:

分享:

很明顯,現在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遇到了一些挑戰,英國智庫Z/Yen和中國發展研究院編制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GFCI)最新排名顯示,香港在全球國際金融中心排名跌至第四,新加坡則連升3級至第三位,僅次於紐約和倫敦。

金融中心地位遇挑戰 暗湧不斷

金融市場表現同樣不樂觀,港股「跌跌不休」,從去年底至上周五(4日),恒生指數大約下跌31%,近期還創出13年半新低;同期美股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僅跌約11%,內地上證綜合指數僅跌約15.6%,港股跌幅遠超同儕;成交方面,港股同樣低迷,今年大部分時間成交都不足1,000億港元,同樣遠低於規模接近的深圳股市;新股上市集資額近幾年亦持續走低,據統計,2019年香港新股集資額達到3,078億港元,蟬聯全球IPO集資額冠軍,2020年屈居全球第二,去年已跌出三甲,僅排名第四,今年以來本港IPO市場持續低迷,上半年集資榜排名曾跌至第9的尷尬境地,靠着中概股回歸和幾隻大型新股到港集資,截至第三季末的集資額排名回升至第四,不過募資金額也僅731.58億港元,遠低於前幾年。

面對香港經濟和金融業面臨的壓力,特區政府最近組織召開了「國際金融領袖投資峰會」,是新冠疫情爆發以來,香港召開的最大規模國際會議,有200多位金融界巨頭參加,當局希望藉此帶出「香港回來了」的信息,重振香港金融業。

不過,會議尚未召開就遇到暗湧,一些美國議員要求全球主要銀行高管,重新考慮參加會議的決定,稱他們的出席將使中國對香港的鎮壓合法化,結果有5位金融業重磅嘉賓無參加峰會。

美與中脫鈎 港金融業困局根源

尋根溯源,香港金融業近年面臨的壓力,和美國與中國脫鈎的政策脫不了關係。美國自特朗普上台起,與中國脫鈎的政策開始顯性化,貿易脫鈎、科技脫鈎、金融脫鈎都開始積極推進;拜登政府基本延續了過往的脫鈎政策,並且在拉攏盟友、組團圍堵中國方面走得更遠,例如其盟友加拿大政府近日就以國家安全為由,要求3家中國公司剝離其在加拿大關鍵礦產公司的投資。

去年2月,美國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辦公室公布了《擊敗中國--有目標的脫鈎和經濟持久戰》(Beat China: Targeted Decoupling and the Economic Long War)研究報告,比較系統全面地闡述了美國的想法,就是要通過「有目標脫鈎」戰略,旨在恢復美國國內產能、維持戰略性領域的對華科技優勢、維持美元主導地位,以及遲滯中國經濟增長。

按這個「脫鈎」總策略,與中國金融脫鈎、阻止中國企業獲得金融資源、打壓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是美國「脫鈎」總戰略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勢在必行。

準備在最壞基礎上 拓金融戰略

美國對中國的金融打擊,近年正在向愈來愈沒有底綫的方向發展,寧肯損害自身利益,也要堅決打壓中國,例如威脅中概股退市、限制美國資金投資中資企業、限制中資企業投資美國公司、圍堵中國科技發展、唱衰中國經濟發展,最近發展到連來香港開會都不行。因此,對於美國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打壓,不應該抱有幻想,特區政府應該考慮在最壞的基礎上,形成香港的金融發展戰略。

美國的金融影響力,特別是對西方國家和部分盟友的影響力相當巨大,對內地和香港都有明顯優勢,這是一個必須承認的客觀現實。因此,不應該假定香港正面宣傳自身的影響力,可以強過美國對香港的負面打壓,以為只要香港努力講好自己的故事,就一定會有正面效果;反而應該從最壞處打算,考慮萬一在美國打壓下,香港的正面宣傳對西方國家沒有太大作用,在這種情況下,如何發展香港的金融產業,鞏固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當然願意繼續像原來般服務美西方投資者,不過考慮到美國「脫鈎」政策對西方的負面影響短期難以消除,香港有必要兩條腿走路,在繼續努力吸引西方國家外,增加新的發展方向:

擺脫西方輿論左右 轉攻新興市場

一個可能的方向,是將未來金融產業發展重點轉向新興市場,服務於這個全球增長最快的板塊。具體而言,香港不應該跟隨美國的調子起舞,而只應該跟隨聯合國的決定行事,例如聯合國沒有制裁俄羅斯,香港就可以歡迎俄羅斯的金融機構進駐香港,為俄羅斯的投資者和相關業務服務;又例如中東很多國家與美國的關係近年轉差,只要不違反聯合國規則,香港應該不受西方輿論的左右,大膽發展與她們的業務聯繫,歡迎她們來港投資、設立機構;東南亞與中國經濟聯繫密切,近年經濟增長很快,同樣是香港金融發展的巨大潛在市場。

總而言之,東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香港要擺脫過去形成的思維定式,打開眼界,將注意力轉向增長潛力更佳的新興市場。

對於美國為首的西方,香港的態度應該是努力爭取但不強求,美國打壓中國、限制香港金融中心發展,是出於政治考慮,再多的說服工作也未必有用;香港和內地可以做的,就是主要用發展經濟、為投資者創造理想投資環境的辦法,以吸引投資者,只要香港提供足夠多的投資機會、具吸引力的風險回報,長期而言,資本追逐利潤的經濟規律,必定可以戰勝美國出於政治考慮施加的各種限制,離開的資本也必定會回到香港。

資金業務向港傾斜 創投資機遇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國家應該集中資源,支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發展,將資金和業務向香港傾斜,主要依靠中國自身的力量,將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好,立足自身面向世界,形成一個穩固、繁榮的國際金融中心,然後利用一個繁榮的國際金融中心之吸引力,自然可有效吸引國際投資者。

國家應該集中資源,將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好,然後利用一個繁榮的國際金融中心之吸引力,自然可有效吸引國際投資者。(資料圖片)

撰文 : 楊玉川 華大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行政總裁、香港金融管理學院客座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