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民生破難 必以民為尚

評論 2022/11/11

分享:

分享:

中共十八大以來,國家完成多項民生改善工作,包括完成脫貧攻堅、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歷史任務,於2020年底成功使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消除絕對貧困,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國內生產總值從2012年的48.8萬億,升至去年的114.4萬億,增幅超1.3倍,同時亦惠及人民,今年城鎮私營單位年平均工資為人民幣62,884元,比2012年增長119%,扣除價格因素,比2012年實際增長83%、年均實際增長6.9%;內地人民亦過上了較舒適的生活,2020年北京的城市人均住房面積為359.6平方呎、上海為329.2平方呎、廣東為318.5平方呎。而在2010年則分別是299.3、270.3和283.8平方呎,升幅約12%至22%。

港改善民生乏力 深層次矛盾未解

國家用10年時間,完成了多項利國利民的重大工作,然而在這10年間,特區政府解決「深層次矛盾」的進度緩慢,未有階段性成果。「深層次矛盾」於2005年提出,2010年詳述為5點,其中一點就是要改善民生,可是在2010至2020年間,香港名義工資率平均每年只增長4.4%,整體只增長了53.4%,扣除消費物價變動後,實質工資率平均每年只增長1%,整體只有10.2%增長;居住方面,2021年香港人均居住面積為172平方呎,比2016年的161平方呎僅微升6%。

政府改善民生乏力,除了因經濟周期和社會事件外,更根本的問題是施政者決心不足,也沒有認清問題本質。

以扶貧為例,上屆特區政府發表《2020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時表示,政策介入扶貧效果明顯,但報告已明確指出,其成效主要受惠於一次性措施,這種扶貧效果恐怕也只是「一次性」的;更令人感到失望的是,政府把紓緩貧窮問題寄望於全球疫情變化及本地經濟復甦進度,顯示政府把貧窮問題簡單視為經濟環境問題,而沒有意識到其本質的、深層次的分配不公問題。

在職貧窮惡化 貧窮差距缺口續擴

在職貧窮自2016年起不斷惡化,據報告顯示,在政策介入前,2016年在職貧窮人口為68.1萬人,至2020年高達80.5萬人,增加12.4萬人,增幅近兩成,而同期在職貧窮率則從11.5%增至13.6%;總貧窮差距(即理論上要將貧窮住戶拉回至貧窮綫所需的金額)的趨勢更令人擔憂,在政策介入前,2009年在職住戶總貧窮差距為73億元,至2020年則高達147億元,大增74億元,增加一倍多。

隨着貧窮差距的缺口不斷擴大,特區政府將必須加大恒常性或一次性的福利力度,才能把整體貧窮水平控制在較低水平,長遠勢必加大政府財政負擔。

從收入源頭保障勞工 訂長遠政策

更重要的是,解決深層次矛盾不能只靠政府福利政策介入,而更應重視介入前社會的分配機制是否公平合理、是否能夠讓全體市民享受到經濟發展及個人勞動的成果。及時並具針對性的福利政策,對解決貧窮人士燃眉之急、應對突如其來的經濟衝擊,有重要的支持和保底作用(例如設立恒常化失業保障機制),但它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在職貧窮等問題;就可持續性發展而言,政府從收入源頭保障勞工,令勞工可以透過工作獲得合理和足夠過上體面生活的工資,讓其可以靠自己的收入,保障和改善家人生活,以及制定長遠的勞工、人才和產業政策,才是正確的努力方向。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七一講話中,要求特區政府讓香港的「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市民,讓每位市民都堅信,只要辛勤工作,就完全能夠改變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而特區政府一份「自我感動」的「扶貧成果」報告,並不能令市民產生這種「堅信」。

我們期望本屆特區政府要「務實不務虛」,善用法律及其他政策工具,從根本上改變社會的第一次分配機制,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中國式現代化」。最近正進行檢討的最低工資,就是其中一項重要「減貧」工具,可惜過去多年未有達致這個效用。

善用最低工資 改變初次分配機制

工聯會一直致力推動最低工資形成機制的改革,使之可保障底層勞工的基本生活需要、維護勞動者的尊嚴。我們要求政府落實最低工資「一年一檢」;優化形成機制,使之更透明化,確保滿足勞工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確立尊重勞動價值的宗旨,訂立高於綜援水平的最低工資。

最低工資是應對在職貧窮現有的其中一種機制,卻未被好好運用,而長遠要達致「減貧」成功,更需要系統的規劃和果斷的執行力。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讚揚中國減貧工作時指出,政府的政治承諾和政策穩定性至關重要。我們期望特首李家超帶領公務員,深入了解國家「脫貧攻堅」的成就,學習其堅決、高效的實幹精神;並準確認識「精準扶貧」基本方略要義,制定適應本地情況和具針對性的「減貧」策略、路綫圖及時間表,設定KPI,帶領官員、公務員和社會向目標進發。

住房問題是另一個民生痼疾。2012年公屋輪候冊有21萬戶申請者,到今年升至24萬戶,而2012年公屋平均輪候時間是2.7年,今年升至6年;這些驚人的數字,是公屋需求大增、公屋供應不足兩面夾擊的結果。多年來市民收入升幅追不上樓價、買不起私樓,有國外報告指,2013年香港樓價中位數對家庭入息中位數比率為14.9倍,到2021年則高達23.2倍,即一個家庭需要不吃不喝23.2年,才可買到一個私樓單位。

公屋供應不足,是因香港整體土地供應不足,所以要解決住房問題,說到底就是要增加市民收入,同時增加土地供應、增大建屋量,以降低樓價。

倘不加大開發 恐自困缺地牢籠

過去特區政府常稱「覓地難」,無法增地建屋,但土地利用數據顯示,這其實是一個偽命題;解決的關鍵在於政府需從根本上改變土地開發的觀念,確立「以民為本」的最高宗旨。2021年,香港土地中市區或已建設土地為25%,用於居住的只有7%;未建設土地達75%,扣除在政策上較難發展的郊野公園、特別地區和濕地等14%,仍有約60%土地具開發潛力。

政府應該為長遠土地發展訂立明確的、以人為本的目標。《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明確訂立用地比例目標,到2035年時城鎮居住用地將由2015年的10%增至12%,總建設用地則將由45%增至47%。很明顯,不論是居住用地還是總建設用地,上海現有及計劃中的比率,都遠超香港,如果特區政府再不下定決心,加大土地開發的比例,香港未來發展以及市民改善生活的機會,將會被「自製的土地短缺牢籠」困死。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習近平在七一講話中,點明了特區政府面對民生問題應有的態度,要「務實有為」、要有「果敢魄力」、要「破難而進」。回顧過去特區政府的工作,習近平每句話都切中要害,明示了特區政府要堅決努力的方向。二十大報告更指出,國家將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破解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我們希望特區政府與國家一同踏上新征程,學習鬥爭精神,排除障礙,建設一個獎勵勞動、並與全體市民共享經濟發展成果的香港。

如果特區政府再不下定決心,加大土地開發的比例,香港未來發展以及市民改善生活的機會,將會被「自製的土地短缺牢籠」困死。(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國 立法會議員、工聯會理事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