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跛「單腳」 對中俄利害不一樣

評論 2022/11/14

分享:

分享:

你請了兩個律師,兩人都是代表你的利益,你當然不希望他們吵架對着幹,但美國人很奇怪就喜歡這樣,那兩個律師一個叫「總統」,一個叫「國會」。

美國中期選舉,總統拜登(Joe Biden)不出所料勢成跛腳鴨,但只跛了眾議院一隻腳。而美國人不只奇怪,還很「頑皮」。大家原本以為選舉日過後,政經不明朗因素可大大消除,美國人卻吊你胃口,幾乎把選戰拖到12月才定乾坤。

終於,經過多日點票懸念,民主黨還是預先宣告成功保住參議院。拜登沒有一併失去兩院控制權,對美國自身、俄羅斯以至中國相信都會有不同利害結果。

民主黨最微多數 預先保住參院

眾議院爭奪戰至今點票未完,共和黨優勢比預期稍弱,但還是篤定從民主黨手中奪得控制權,能夠與拜登政府打對台。

參議院之戰則複雜得多,錙銖必較。要非民主黨順利拿下內華達、亞利桑那兩個激戰州份,周末率先拿下100席中50席,再加上身兼參議院議長的副總統額外一票,以最微弱多數保住控制權,那麼還要看佐治亞最後一席12月次輪投票結果,當地兩黨候選人上周得票皆不過半,沒法直接決勝。

中期選舉向來是美國總統最苦惱的日程。冷戰結束以來,新總統任內首次中選即有很大機會淪為跛腳鴨,特朗普(Donald Trump)2018年、奧巴馬(Barack Obama)2010年都丟失眾院,只保住參院;克林頓(Bill Clinton)在1994年更兩院全失。(值得拜登老懷安慰的是,這與總統連任成敗關係不大。)只有小布殊(George Bush)2002年既保住眾院還拿下參院,這卻是前一年911襲擊後美國同仇敵愾下的個別例子。

今次中選看來延續了最近十數年趨勢。拜登只失眾院,形成兩黨各掌一院之局,相比國會完全受一黨支配,對美國整體也許尚算是個較好局面。

兩黨各走極端 令美國撕裂分化

美國社會前所未有地撕裂,經濟則陷入高通脹、高利率困境,治理無疑需要靈活多樣的組合拳,但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兩黨都是在各自得勢時各走極端,以單一手段愈弄愈糟。

經濟方面,共和黨只知向富人減稅,紅利卻無法傳導致基層;民主黨一味向窮人派錢,結果錯判供求加劇物價飛漲。能源氣候方面,民主黨轉型方向正確但步伐離地,共和黨則反動甚至否認氣候變化人為。民權方面,共和黨要剛懷孕6周婦女已不能墮胎,因姦成孕也不例外;民主黨主張性別應有三五七種,所有人都可進他人的廁所……

若兩院分治,兩黨推動法案理應(注意是「理應」)有較大合作折衷動力,為美國社會開出迫切需要的平衡藥方調理身子,聯邦和地方政府矛盾亦有望降溫。只是這很講求政治智慧,這特質在今天美國政壇買少見少。

實情更大機會是,兩黨重複4年前中選後更為分化之局。那次民主黨拿下眾院,兩度彈劾特朗普,哪怕明知不會成功。拜登今次選前也承認,他朝自己恐相同。考慮到民主黨重掌白宮後更把特朗普「抄家」,而拜登神志愈見迷糊,加上他兒子醜聞纏身,想共和黨慈悲為懷就更難。

反對無償援烏 共和黨變相利俄

拜登未來兩年相信因此不易過,甚麼遠大新政更免談。內政不行,那就只有從外交爭取政績,拜登政府早已就此同時確立中俄兩個敵人。但參院最終由哪黨控制,對中國及俄羅斯有不一樣的意義。

對俄羅斯而言,民主黨沒有同時失去兩院,是個可惜。共和黨受特朗普一派「美國優先」的內向民粹潮流影響,反對無條件援助烏克蘭(至今援烏規模已超美軍費5%、超俄軍費一半,金額驚人)。共和黨眾院領袖、下屆議長熱門麥卡錫(Kevin McCarthy)一邊宣稱挺烏,一邊表明不會自動批准額外援烏。

假若美援一斷,俄烏戰事可說大勢已定,只差俄羅斯自己何時爭回一口氣,敲定戰場上的既成事實。俄軍棄守「入俄」重城赫爾松,軍事上雖然合理,政治上卻是敗筆。俄軍是頹處未算頹?還是借第聶伯河天險韜光養晦,準備冬天再出手?還是兩者皆有?耐人尋味的是,烏方對俄軍撤退表現謹慎,窮寇莫追,俄烏與西方會否已在幕後達成某些交易?

拜未跛雙腳 中美尚有合作餘地

至於對中國來說,拜登跛單腳或雙腳,只是差和更差之分,但民主黨保住參院應當相對好。如果拜登政府全面失去國會配合,中美連僅餘的應對氣候變化、穩定全球經濟等合作空間,亦恐進一步縮窄甚至消失;共和黨一旦迫使美方從俄烏抽身,更等於美國會騰出另一隻手遏制中國。

但不管怎樣,美國兩黨對涉華議題都有高度共識,打壓中國力度只會加緊不會放鬆。莫論兩院形勢,美國未來數年都會繼續大打台灣牌,一邊用台灣做軍火商搖錢樹,一邊掏空台灣芯片產業,就算軍事上最終難以阻止兩岸統一,亦先要將台積電技術吸收至美國,萬不得以時更會不惜摧毁,決不容中國大陸科技繼續進步。

中方亦須防備,共和黨為了造勢兩年後大選,麥卡錫「坐言起行」在眾院複製眾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台。共和黨亦計劃在眾院設立「中國事務特設委員會」,與民主黨爭逐涉華議題話語權;麥卡錫甚至還惦記着疫情,揚言要針對中國調查新冠病毒來源。

無論如何,拜登前程有限,白宮兩年多後由誰作主、走甚麼路綫都存在極大變數,這使美國對各國而言都不是規劃長遠的可靠對象,以至盟國也不得不做多手準備。中方應對外部局勢的總體策略,亦不會受美國國會一時之變影響。中共二十大報告即指出,面對國際局勢急劇變化,特別是面對外部訛詐、遏制、封鎖、極限施壓,堅持國家利益為重、國內政治優先,保持戰略定力,發揚鬥爭精神,在鬥爭中維護國家尊嚴和核心利益。

美國中期選舉結束後,共和黨預料重掌眾議院控制權,相信總統拜登未來兩年不易過,甚麼遠大新政免談,惟有從外交爭取政績。(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