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agnes b設計經理 開升級再造店 一針一綫蘊藏故事萬千

副刊版 2022/11/30

分享:

分享:

很多人以為衣服與人類的關係,前者是後者的附屬品,人穿衣,可隨意挑選、束之高閣、轉贈甚至棄掉。

豈有想過,衣服可以充滿故事,即使是前人故衣,也可以「重生」再造以全新姿態登場。Toby Crispy就是這種借衣還魂有術的針綫人。

從理工大學設計學系畢業後,Toby Crispy首份工作沒有順理成章當上時裝設計師,反而入職傳媒當時裝雜誌編輯。她直言覺得幸運,因為從事傳媒,讓她有機會觀摩時裝世界跨國品牌的運作、宣傳策略,甚至是學到造衫等細節。

從傳媒的崗位退下來,她想到創立自己時裝品牌,赫然發覺自己相關的技術知識不足,獨立品牌不能依仗他人,為降低成本,事事親力親為,她先去學做紙樣。「雖然在學校有學過幾堂畫紙樣,但這很不容易,師傅要用幾十年來累積經驗,我自己操刀總是畫極都錯,試過畫到喊。」她幸運地遇到兩位好老師,兩年來風雨不改去上課。「當時所有衣服的紙樣都是我自己起的,完全是一個密集式的訓練。」

自創品牌獲賞識

因緣際會,Toby的作品獲一個比利時設計師賞識,他的創作部基地選址香港,總部位於比利時,Toby當上兼職時裝設計師。受比利時設計師的啟發,大大拓闊她的時裝視野。「因是hi-end時裝,每年需到歐洲出差好幾次,從時裝展有機會看到很多高級布料及設計,也會到大型的古着展,見盡靚的事物,也學識了歐洲人對美感的執着,工作時一張post-it要怎貼、一條膠紙要幾粗幾幼,也是極度講究!」

那種高標準的要求一直烙在Toby腦中,比利時設計師極吹毛求疵,雞毛蒜皮也很執着。「如此高要求,出來的成品會更好,讓我獲益良多,你要做靚嘅嘢就要如此。」於是便問她有何滿意作品時,她的答案是:「全部都滿意,全部都過到自己。」

開展升級再造事業

隨後Toby入職agnes b設計部,跟她很欣賞的品牌共事4年,位至設計經理。「盡管agnes b不是fast fashion,但也受這洪流影響,我們負責亞太區,競爭十分激烈,除了每年春夏、秋冬兩大季,中間還有不少特設項目及系列,我的工作負擔沒有最多只是更多。直到去到某一個點,心裏有一個回響是時候停止,於是辭退設計經理工作,打算一年內甚麼也不做!」

口說甚麼也不做,在最後一次出差,她去了時裝人必定朝聖的法國殿堂級潮店colette,這家已結業的select shop地庫有一隅賣書,每次Toby前往都流連忘返。書種前衞,她隨意翻閱時一個主題吸引着她--Upcycling(升級再造)。「有一個時裝品牌Andrea Crews,專做Upcycling,我其實早已擁有這牌子幾件衣服,原來自己對這類衣服早已情有獨鍾。」

Toby自言是一個時裝problem maker,家中一個偌大衣櫥早已塞爆,櫃前還有堆積如山的紅白藍和紙袋,每次出差買很多古着,更多是根本是不會着也不會扔的衣服,每晚臨睡前也看着這座「衣山」。

「Upcycling很適合我,我不用再買新衫,但經過改造,其實我又可以着『新衫』。」

了解衣服背後故事

時為2013年,她以玩票心態在網上放上經她Upcycling後的衣服,心忖:兩年內有無第一個客?她估錯得離譜,一個月後已有顧客敲門。

Toby的原意是想與客人一同經歷Upcycling的時裝旅程。「為免人們以為我造『新衫』,以及積壓存貨,我只做『服務』--用客人帶來的一件舊衣裳,為它拆解再進行全新設計。」

起初大家未明甚麼叫Upcycling,大多會在家中拿一件最垃圾的衣服讓她設計。「他們不理解我的服務是等於度身訂造,而且升級改造收費並不相宜(達4位數),因此認為到時裝連鎖店買件新的更划算,甚至說到改衣店改條褲腳,都不過幾十元而已。我不是大規模生產,只做一件,而且每一件都是獨特的。」

Toby每次替客人把衣服Upcycling,先叫客人穿上要改造的衣服拍照給她,再細問客人對這件衣服的偏好及不滿意地方,更會問及這件衣服的背後故事。「讓他們深刻的經歷這事,才會覺得過程好正!也鼓勵更多人去參與Upcycling。」

與不同機構合作

聽罷故事後,Toby甚至會到客人的Facebook及IG看看對方的穿衣風格,然後給予意見及報價。敲定後,Toby會畫紙樣、裁剪、造衫,她欣喜遇上的大部分是好客人,對她提出的意見很接納和信任,工作順遂。原本打算只做一年,結果泥足深陷,至今已有9年光景了。

她不斷思考,若然要改變大眾既有想法,該如何入手才好?她深明難靠一人之力,於是想到與品牌合作。Toby一年後遇上「小時光」獨立小店,將過季衣服給她再造不同新系列。她更連繫業界不同的主事人一同提倡Upcycling,陸續與不同品牌、NGO甚至是藝術單位合作。

改造已故爺爺的舊褲子

「很多環保行為會講不好做這做哪,倒不如令大眾覺得如何達致,而且從心出發想做,或者做了有何好處,所以我把Upcycling集中在故事上。」她的客人中,有一個男士熱愛時裝,對一條日本設計大師山本耀司的褲子剪裁情有獨鍾,給了她作參考,把他已離世爺爺的7條舊褲子讓她重新改造。他很喜歡Toby的刺繡手藝,把爺爺留下的電話簿及寫過的筆迹,繡在褲上。

由衣服迫爆衣櫃,到頓悟衣服是貴精不貴多,她現在近乎沒買衣服。家中有些長輩已過世,她藉衣服與他們延續關係,穿上他們的舊衣。訪問當日,Toby就穿上離世的婆婆的再造舊衣,裁成oversized予人感覺不老套,她在背部添了蝴蝶結,非常fashionable。

她感慨,快速時裝花幾十元唾手可得,往往忘掉要欣賞一件衣服的設計及製作過程,與衣服失去連繫。她一針一綫密密縫,就是要修繕人與衣服的關係。

---------------------------------

設計營商周城區活動 2022

「設計營商周城區活動」是一個創意商業及設計和創意集群的起動計劃,由香港設計中心舉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創意香港」為主要贊助機構。

踏入第五屆,活動於11至12月期間於各區舉辦逾百個設計活動,Toby Crispy會參與以下活動:

城區活動2022 X時間衣務所X Wontonmeen《長衫狂想曲:一個深水埗的時裝展覽》

重點活動日期:12月3日至4日

地點:Wontonmeen(荔枝角道135號)

活動詳情:bodwcityprog.com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黃鑑江

由設計經理到升級再造縫紉店,Toby Crispy過程中難免起起跌跌。「早年大多數人都不明白Upcycling,收入與做經理時很大差距,經歷過後才發覺,困難總會過。」(黃建輝攝)

2018年她開設Fashion Clinic,用這間時裝診所,治癒時尚、治癒衣櫥、治癒心靈,繼續探索可持續發展時裝的可能。(被訪者提供)

她不時舉辦工作坊,讓更多人認識衣物再造創作、延長織物壽命和承傳手藝。(被訪者提供)

每件Upcycling衣服都有一張標籤,會着墨少許這件衣服的背後故事。(被訪者提供)

這條由客人爺爺的褲子改造的補子,繡上爺爺的筆迹。(被訪者提供)

這條由客人爺爺的褲子改造的補子,繡上爺爺的筆迹。(被訪者提供)

Toby(左)參與「設計營商周城區活動」,與Wontonmeen創辦人Pat Choi(右)探討長衫的設計。(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