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掖新導保育電影文化 張艾嘉憑一口氣點一盞燈

副刊版 2022/12/08

分享:

分享:

上月底在台灣金馬獎上,張艾嘉憑主演港片《燈火闌珊》奪得最佳女主角,她在台上的一番得獎感言感人肺腑。她說:「明年我70歲了,對我來說是個新開始,我會繼續努力多拍幾部電影,貢獻給電影藝術。」由16歲開始入行,花了半世紀光陰在華語影壇行走,由演員到幕後崗位都有過出色的成績,至現在經常跟新導演合作,張艾嘉謙道不敢講傳承,只盼望將自己對電影的熱愛和生命,無私地分享給年輕一代。

張艾嘉曾10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並先後在1981年憑《我的爺爺》、1986年憑《最愛》已登上金馬影后寶座,因此被台灣傳媒封為「台版梅麗史翠普」,對獎項得失,張艾嘉早已抱平常心去面對。是次訪問在金馬獎頒獎典禮前進行,當時張姐坦言心情難以形容。「不是care與否的問題,而是演員就要做好本份,如有獎項是Luck,我都很意外,亦感謝獲得提名,但始終覺得演好自己的戲是應該的。」

別要失去才懷緬

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張艾嘉,雖然演員事業在寶島起步,但她在盛年時也拍過不少深入民心的港片,《最佳拍檔》的男人婆Madam、《阿郎的故事》中跟周潤發的悲劇愛情,既是影迷的集體回憶,也代表張姐同步見證着港產片的風光歲月。這次演出新導演曾憲寧的《燈火闌珊》,一方面除了想幫助年輕影人,張姐對故事也頗有感觸。

「這部戲從香港消失的霓虹燈特色,去感懷人和事的消逝,其實電影行業,何嘗不像霓虹燈,曾經在城市發光發亮,我們都要加倍努力去保存它的特色,別要等到失去,才明白它的重要性。」

作為新導演,第一齣長片就找到影帝任達華和影后張艾嘉主演,曾憲寧笑言選角時已帶私心:「因為一直很喜歡張姐的電影,她又是導演,如我自己的作品能有她的演出,相信會是很神奇的旅程!我懷着戰戰兢兢的心情送上劇本,怎料到張姐真的答應,深信她是想幫助一班新晉電影人吧!」

事實上,張艾嘉一直很提攜年輕後輩,由劉若英到李心潔,都曾大力扶助,張姐說:「在我眼中,新舊演員都是一樣,最重要是否有喜歡電影的心,如這次周漢寧,是一位非常新的演員,拍攝前我和他一齊去跟師傅學整霓虹燈,過程中成為了朋友;任達華和我很多年前合作過,今次再見也沒有甚麼隔閡,大家都是想為部戲好。」

感觸觀眾只愛串流

故事講述張艾嘉為要延續亡夫的心願,繼承了霓虹燈工場,跟周漢寧演的年輕學徒開展了一段人生歷程。為演出戲中神髓,演員都要跟真正的霓虹光管師傅上堂,掌握製作過程和技術,張艾嘉回想真的是大開眼界。「那些屈管、吹管的手藝真的不簡單,成功造到一枝已不容易。以前香港滿街都是五光十色的霓虹招牌,真是難以想像如何做到,現在香港也僅存幾位大師傅,確實可以搞些展覽來保存這個文化。」

曾憲寧相當認同:「每一個霓虹招牌都不會由一個人去完成,當中有設計、有書法、有建築學等,這就如電影製作,同樣需要不同崗位的人才能完成一部作品。」

說到在這個城市,有哪些行將消失的事物最感惋惜,張艾嘉在回答中再一次提起電影。「我說的是大銀幕上的電影,如果以後看戲只能在串流平台上的小型幕,那是很遺憾的。雖然這個世界變得很快,但也不要悲觀,因為很多事物都是一個循環,如時裝,我們年輕時着過的衫,又會再度流行,只要我們在失去一些事時,能夠真正明白它的存在意義,就像我在戲中的角色,在丈夫過身後,才更加清楚二人的關係,那也是另一種接受和go on。」

不敢輕言說傳承

曾經也是歌手的張艾嘉,也想到了實體唱片所象徵的精神。「以前我們做唱片,會思考得很深入,由一整個概念去做,不只是一首單曲、MV,現在的歌唱節目,大家都是常唱老歌,因為那些歌裏面有它的故事和情懷,有些東西有它的存在價值,慢慢便可留存下去。」

近年,張艾嘉又常重看日本的黑白片,喜歡那份單純。「這些作品,都是很專心地用電影語言去講故事,而沒有很多複雜的考慮。現在做電影已難以單純,做導演要去想宣傳、成本,演員能給你檔期已很感恩,我一聽到這些就光火,以前我們演戲時,檔期重叠了會讓導演罵的,所以我都習慣了不撞期,演一部電影已很難,要同時演幾部,如何能專心?」直至今天,她當演員同樣要求不能分心。「我和導演可以不停去討論故事、演出或拍法,但去到現場,我就專注演出,其他事就由導演去解決,我不會干預。」

每當有作品由兩個世代互相合作,很容易便聯想到傳承,張艾嘉笑言有時也覺得言重了。「中國人的電影界有一個很不健康的地方,就是對年長演員不夠尊重,尤其是年紀大的女演員,更難有演出機會。我年輕的時候,都會很奇怪很多優秀的女演員,到了40歲後就要退休,所以我這年紀還是可以有戲拍已是幸運,因此更應該鼓勵更多導演寫不同的角色和題材,那對所有演員來說都有裨益。而我們能做的,便是盡量把自己的經驗和life,在拍攝現場分享給導演。」

若以張姐的資歷和地位,能開拓更多機遇和領域給不同演員嗎?她卻坦言:「如只當導演,我是不會覺得辛苦,因為我很享受電影,但如要開拓甚麼新的事情,可能便太累,到了我這年紀,想法未必是很主流,也不能要投資者冒險,只是有時會覺得如新一代觀眾只追看電視劇,而不再想入戲院,便太過可惜了。但也只能盡自己的能力,能做到多少便多少。」憑一口氣,點一盞燈,若能每個崗位都出一分力,有些文化也許永遠不會消失。

作者:陳家昌

責任編輯:黃鑑江

張艾嘉很喜歡新導演曾憲寧(左)的《燈火闌珊》劇本,更以比市價低的片酬接演。(林宇翔攝)

憑《燈》拿下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也是張艾嘉人生第三座金馬影后。(圖片由金馬執委會提供)

在戲內,她跟任達華演老夫老妻,戲味盡在舉手投足間。(電影公司提供)

上月跟《燈》團隊出席金馬獎紅地毯。(電影公司提供)

張艾嘉拍攝前特地去學習製作霓虹光管的過程。(電影公司提供)

對上一次演出港片,是在《華麗上班族》跟周潤發再合作。(電影公司提供)

多年來張艾嘉一直提攜新人,李心潔便是她愛徒之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