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幣非常識化 擊中人性弱點

評論 2022/12/10

分享:

分享:

第一枚比特幣問世至今已經有14年了,盡管幣圈玩家們聲稱加密幣是一種貨幣,但是它至今無法行使貨幣的功能;也有幣圈中的玩家成立不少加密幣交易所,像模像樣地讓加密幣可以流通及交易,以此來顯示加密幣具有貨幣的功能,但如果加密幣不能夠與法幣對價,則是一錢不值的。

難與法幣對價 投資風險大

比如,只有比特幣可交換兩塊薄餅、用於黑市交易、為監管者所關注、加密幣交易所可上市,以及聲稱加密幣可成為元宇宙的流通代幣等時,加密幣才顯示其些許的貨幣功能;但有追蹤研究表明,目前90%以上的加密幣流通與交易與實質性經濟無關,即無法與法幣對價,所以絕大多數加密幣的流通與交易是沒有價值的,參與加密幣的任何投資都面臨着巨大風險。這本來是投資市場最基本的常識,但這些投資常識被加密幣朋克們根據人性的弱點所杜造的一系列網絡語言,而變得非常識化,由此打通了一條加密幣與法幣對價的通道。

在此,我們先從加密幣產生的思想淵源說起。加密幣起源於「加州意識形態」,這是從20世紀末到21世紀初出現的互聯網時代新思潮,源自當時美國三藩市灣區兩種不同文化的奇妙糅合,或是三藩市文化中的波西米亞文化和矽谷高科技產業催生的科技文化之糅合。這種糅合是以快速發展的數碼化網絡技術為工具,把當時美國灣區嬉皮士(hippie)所主張的個人權利至上及重構社會和政治權力結構的精神,和雅皮士(Yuppie)主張以網絡數碼化技術創新來追逐個人財富達極致的精神融合在一起。它希望以個人權利張力來實現追逐個人財富快速增長的夢想;主張現代數碼化網絡技術是至上的,以此賦予了個人發展自由,削弱甚至去除政府的政治權力;及以追逐利益為目的。

去中心化幌子 實則黑箱操作

因此,加密幣主要特徵是「去中心化」及「去信用化」,就是要用技術信用代替國家信用或市場信用,重構人類社會的信用關係,建立起以加密幣為主導的社會秩序,其本質就是通過加密幣與法幣的對價,以控制整個社會的財富。

實際上,加密幣的去中心化,是以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為幌子的去中心化,即所有加密幣發行之後的去中心化;但是任何加密幣在發行之前都是中心化的,加密幣運行規則設定、初始分配等,完全是暗箱的、中心化的,加上加密幣持有的完全匿名性,導致加密幣的持有都是過度集中化,但外部根本就不知道真實情況。比特幣十幾年來的暴漲暴跌,完全是少數人過度操縱的結果,近日加密幣交易所FTX破產倒閉,就是經典的案例,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SBF)不僅過度操縱FTX的運行,而且把其作為個人謀利的工具。

可以說,無論是加密幣的發行,還是加密幣交易所等中介機構的設立,無不如此。如果整個世界和人類社會都被少數科技狂人所控制,那麼包括科技狂人在內的所有人類,都會因為這種瘋狂且不受制約的物質慾望面吞噬,人類社會也將可能墜入無底深淵。

另外,人類進入工業社會後,由於各種技術革命所推動的現代文明,給人類社會的生活、行為方式及理念帶來巨大變化,特別是對貨幣的理解,發生了質的巨變。100多年前德國哲學家齊美爾(Georg Simmel)就認為,就貨幣的意義而言,貨幣不僅是一種經濟生活中的一般手段,更是一種純粹的、絕對的手段,而這種絕對手段的完美性,即貨幣可以兌換成任何一種物質的價值,在心理上就可以由絕對的手段轉化為絕對的目的。

貨幣成拜物教 人們想一夜暴富

特別是現代工業社會的興起,貨幣在經濟生活中的意義,更是發生了深遠變化,貨幣成為個人生命中不受條件限制的目的:在現代工業社會前,人們追求之生活目的往往是恆定、潛在的,不存在持續不斷的刺激來改變,但在現代工業社會後,貨幣成為人們生活中最直接隨時可追求之目的,貨幣也成為這個時代人們生活追求的上帝。

在現代社會貨幣愈來愈成為所有價值的絕對充分表現形式和等價物,它超越客觀事物的多樣性,達到一個完全抽象的高度。貨幣成為一個中心,成為能夠化解生活中各種衝突、矛盾及差異性的萬能,從而成為現代工業社會的一種拜物教,對貨幣的追求成為人們生活的一種信仰。

現代貨幣作為一種拜物教,人們都希望以最小努力獲得最多貨幣,我記得2004至2005年在清華大學給金融財務工商管理碩士(FMBA)的學生上課時,我問學生最大願望最甚麼,絕大多數學生都告訴我是「一夜暴富」。加密幣朋克們所設立的加密幣,就是希望以技術異化或完全非常識化的方式,以滿足人性的這種慾望。

根據FTX提交給法院的文件,該交易平台受影響的客戶及投資者會十分廣泛,但欠下首50大債權人合計31億美元,頭10位佔當中近半,達14.5億美元。據說這50大投資者有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軟銀(SoftBank)、老虎基金(Tiger Funds),以至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等。這些都是馳騁國際金融市場,堪稱最精明、最理性、技術分析工具最強大的投資者,難道真的不知道加密幣的投資風險及非常識性嗎?非也,盡管這些投資者手中都持有巨大財富,但是人性弱點的貪婪性,同樣在這些機構投資者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試想一下,比特幣問世時的價格為每枚0.000764美元,到2013年12月上漲到每枚1,242美元,漲幅達163萬倍;2021年4月上漲到每枚63,564美元,漲幅達8,320萬倍;2021年11月上漲到每枚69,185美元,漲幅達9,056萬倍。也就是說,如果當初幸運地有機會投入一億美元,最後可能漲至9,056億美元,何樂而不為?如果投入的一億美元不幸地沒有了,對這些投資者也只是九牛一毛。這就是人性之貪婪及弱點,加密幣的廣泛盛行,就是擊中了人性的這種弱點。

慾壑難填 大戶散戶紛入市

至於對加密幣的中小投資者而言,加密幣如此大漲暴跌,而且經歷了14年,其貨幣的功能非常有限,但他們為何還是會繼續進入加密幣交易所投資呢?國際清算銀行的研究論文指出,針對2015至2022年95個國家加密幣交易應用程式的日常使用狀況,發現當每枚比特幣上漲超過2萬美元時,73%用戶下載加密應用程式,而結果是四分之三新加密幣投資者都虧損;如用戶幾個月內每月購買價值100美元的比特幣,中位投資者將損失431美元,即900美元投資的48%。

當時購買加密幣的人士多數來自土耳其、新加坡、美國、英國,又以35歲以下年輕男性佔新投資者絕大多數,可見當前入市散戶投資者的心態,與機構投資者的心態沒有多少差別,特別是年青人,都是想一夜暴富,即使可能虧損至血本無歸也是如此,這同樣是人性的弱點。

也就是說,加密幣之所以能夠廣泛地盛行,並持續至今,就在於加密幣朋克們用技術的異化,來滿足人類這種對貨幣拜物的慾壑難填,擊中了人性弱點。所以,對於一般民眾來說,只有破除心中這些弱點,才能讓自己走出困惑。

比特幣價格暴漲暴跌刺激人性貪婪,加密幣的廣泛盛行就是擊中了人性的這種弱點。(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