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舞成奧運2024新增比賽項目 港女生開學校推廣Breaking文化

副刊版 2023/03/27

分享:

分享:

能把興趣變成職業,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當這興趣得到國際認可成為比賽,參與者付出的努力亦能讓更多人看到。

蕭裕蓓(Jessica)中學開始接觸霹靂舞(Breaking),由09年至今參加不同battle比賽,去年她的世界排名最高曾入8強,並落力在香港推廣Breaking文化,除舉辦「UTLR852獅子山下」比賽,更自資開校親授Breaking絕學。

霹靂舞(Breaking)已成2024年奧林匹克運動會新增的比賽項目,對此,蕭裕蓓希望可以代表香港參加比賽。「現在賽制有點變動,選手要參加好多比賽去取積分,然後再有兩次遴選,首輪是48強,次輪是16強,每個國家最多有兩男兩女選手。其實香港運動員夠實力進入奧運,問題是很多比賽地點都離香港很遠,好像巴西、西班牙和加拿大,單是交通費我們真的負擔不起,所以希望政府可以支持。」

因病愛上跳舞

在很多人眼中,Breaking這種街舞予人壞孩子的感覺,然而眼前的Jessica並非不務正業的壞學生,她自細就讀香港德瑞國際學校,因為對攝影和拍短片有濃厚興趣,中學後到英國Ravensbourne University攻讀傳媒設計,2017年畢業,她加入倫敦的Smoke and Mirrors公司,擔任初級3D設計師一職。曾接觸過的客戶有Coca Cola、Hennessy和Samsung等。2018年決定回港發展,並創立自己的創作公司Giri Guru,從這履歷表看,跟街舞Breaking好像扯不上任何關係。

那麼為何她會愛上Breaking Dance這回事,要說到她的中學時代。其時她跟大部分新生代一樣,終日愛玩電動遊戲,天天過着望熒光幕打機玩樂的日子,到有天身體響起警號,醫生診斷她患了關節病(arthrosis)。治療方法就是多做運動,讓肌肉活動,就會很容易康復。

原本她屬意打籃球,卻因為一次Breaking舞蹈堂,在同學掌聲嘉許下,讓她得到肯定,從而開始愛上了跳Hip Hop舞。「自小身形較大,有80公斤,跳Breaking後,體重下降了,現在只得50公斤。」

後來她認認真真走進學校的舞蹈室,從不同種類的舞蹈中,挑了Breaking來學。「跳Breaking的好處是除了可以一班人一起玩,也可以一個人練,從中找到自信。」

她更將跳舞跟其擅長的animation相提並論。「兩者都是creative process。動畫是透過軟件,用場景、配搭和角色去表達信息。而Breaking的理念,尤其在1對1 battle,用舞蹈去表達你想說的故事,透過對手的反應,跟着用舞步回應,所以要拿到好分數,並非只是把一個動作做好。」

是以Breaking這項比賽沒有分等級,只分男女組別,她更指在日本已有kid battle,很多選手3歲學舞,5歲便參加比賽,她續說:「這個運動重點是battle時無論是新手抑或資深的,都要respect對手,從過程中學懂尊重每一個人。」這也是她熱愛Breaking跟Hip Hop的原因,無論跳舞抑或Rapping,學會人生最重要的主題:Peace、Love、Unity,她說:「跟我們中國人追求真善美,其實很似。」

搞比賽是提升技術

Jessica自接觸Breaking後,由於經常飛到不同地方比賽,相對以往,朋友圈擴大了不少,讓自小沒自信心的她,發覺世界可以這麼大,有很多跟自己相似的朋友,令她更熱愛這項運動。

既然找到一生中最愛的運動,自然會花更多時間和心機,她除了在所讀的大學自組跳舞學會,更拜訪不同學校的跳舞組織,加入學習又或與他們切磋舞技。

其後,更代表香港參加多項國際Breaking Dance賽事,包括英國的一個跨校大學社團、歐洲第一個大學Breaking Dance組織Delta Connection舉辦的比賽。她更自發做搞手舉辦比賽,例如在香港舉辦「獅子出下Under the Lion,s Rock」比賽。

「因為從比賽中,可以認識很多世界級選手,從中提升自己技術和水平。而我也希望分享我所學到的。另外,透過舉行比賽或活動,可以凝聚更多香港志同道合的Breaking選手,壯大聲勢,增加實力,為香港爭取入奧運會的資格。」

她坦言香港有很多臥虎藏龍的高手,只因為未有足夠地方和場地去讓他們盡顯身手,以致這項運動變得很「地下」。故除了搞多些比賽,就是開辦學校,讓更多人可以接觸這項運動。

「以前只提供Breaking跳舞堂的學校不多,去年我在灣仔自己開了studio,教小朋友和大學生,主力是private class,one on one那種,希望能令這項運動更普及。」

﹏﹏﹏﹏﹏﹏﹏﹏﹏﹏﹏﹏﹏

圖片:陳國峰攝、受訪者提供

作者、責任編輯:黃鑑江

在Breaking界稱呼男的叫B-boy,女的叫B-girl。而Jessica會另稱呼為B-girlMirage,你會感到另一個人似的。

Jessica 大多玩one on one battle,在 B-girl 界的“Mirage”出來, 舉手投足有別平時的乖乖形象。

比賽場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像這個baby freeze的動作,力氣少一點也做不好。

起初她花了接近兩個月時間學習的基本動作,「但B-boy們一至兩個星期就練到了。」

她說這項運動最大毛病,是廢寢忘餐鍛練某個動作時,容易整傷身體。

經常飛到外地參加比賽,也因此圈子擴大了,發覺世界原來這麼大。

開設studio,開班教Breaking,對象是下一代。

2019 年舉辦「Under the Lion,s Rock」,前年更成立香港「霹靂舞臨時委員會」來推廣運動。

與世界知名南韓名團Jinjo Crew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