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辯「軟對抗」之名 行「軟對抗」之實

評論 2023/08/14

分享:

分享:

歷史經驗告訴人們,任何社會經歷一場風波之後,某些勢力的「硬對抗」行不通了,但這些勢力仍不會立即銷聲匿迹、偃旗息鼓,還會保持一定的慣性,轉為「軟對抗」。

香港的現實也告訴人們,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反中亂港勢力進行公開、大規模、持續性的「硬對抗」消失了,但仍存在「軟對抗」現象。但總有一些人,拿「國安泛化」說事,認為現在國家安全講得太多了,令人不安;拿「軟對抗」說事,認為這個概念指向不明,少用慎用不用,免得造成人心惶惶。更有有心之人,裁剪中央官員和特區政府官員的隻言片語,對「軟對抗」作出一番解讀,混淆視聽,甚至危言聳聽。

軟對抗本質是「抗法」 界限清晰

凡事須看大勢、大局、大方向。曲意解讀會誤入歧途,吹毛求疵則會因小失大。如果無休止地糾纏於「軟對抗」,則令人感到是以辯析「軟對抗」之名,行「軟對抗」之實。

有人認為,中央官員和特區政府官員給「軟對抗」的定義有三:其一,潛伏的力量、湧動的暗流,目的在於挑撥矛盾,甚至煽動港人對中央和特區政府的仇恨;其二,透過網絡、媒體、文化藝術等渠道發生和散播;其三,經常在犯法紅綫下做,所以要依法規管,進行「網上巡邏」。並認為「暗流、湧動、挑撥」等用語的定義比較籠統,對於市民來說,其對象、言論和行為可任人解釋。官員如果經常強調警惕「軟對抗」,就會令人不敢講話,風聲鶴唳、草木皆「賊」,破壞社會安定團結的局面。

以上定義看似有幾分道理,卻忽視了中央官員和特區官員講到「軟對抗」的語境,因而也沒有認識到「軟對抗」的本質。「軟對抗」的概念是基於「硬對抗」提出來的,本質都是「對抗」。

對抗甚麼?對抗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只是二者的表現形式不同而已,「硬對抗」採取街頭暴力、議會攬炒、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安寧等違法方式;「軟對抗」採取的是看似不違法、實則阻撓法律執行的方式。

比如,香港司法機關透過判例已經釐清《願榮光歸香港》具有明顯的「港獨」含義,而這首「獨歌」在多次國際體育比賽中被當做「香港國歌」錯誤播放,這是對憲法、基本法和國安法的嚴重挑戰,香港特區必須窮盡一切辦法禁止「獨歌」傳播。根據香港國安法,香港司法機構必須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但高等法院卻拒批「獨歌」禁制令,其效果是變相放任、鼓勵「獨歌」繼續傳播。這算不算「軟對抗」呢?

大聲講國安 並非「政治掛帥」

再比如,基本法在香港具有憲制地位,不可「選擇性執行」,而是必須嚴格執行。但現在仍有人在不同場合反對23條立法。香港是法治社會,難道可以無限期地拒不履行基本法規定的憲制責任嗎?這種反對之聲算不算「軟對抗」呢?如果把這種反對之聲也當作言論自由,那是無法無天。須知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決不包括「反對遵守基本法」的「言論自由」。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保障國家安全,不需要經常高調講。要平衡處理國家安全與經濟民生、民心安穩的關係,避免令人覺得香港很不安全,或是以國家安全為「政治掛帥」的「政治城市」。但試問在香港多講講國家安全,就會影響經濟民生、令人心不穩了嗎?

如果這個邏輯可以成立的話,那麼國安法實施前,香港應該是一派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才對。但事實是,2014年79天的非法「佔中」,令香港經濟損失逾百億元;2016年發生的「旺角暴亂」,出現了香港回歸以來首次街頭暴亂,火光沖天,磚塊亂飛,鐵枝狂舞,許多人血流披面,給喜慶的新春佳節蒙上了恐怖的氣氛;2019年,長達7個多月的「修例風波」中,更是把香港這座城市摧殘得遍體鱗傷!

除了那些看得見的「外傷」,還有許多看不見的「內傷」。在國家安全不設防的時期,反中亂港勢力大肆宣揚「拒中抗共」、「中港隔離」,社會對立情緒達到了極致,由於政見不一致,夫妻分道揚鑣,父子反目成仇,「黃絲」、「藍絲」相互爭鬥,攬炒派議員更是「逢中必反」、「逢特區政府必反」、「為反而反」。那時的香港才是「政治掛帥」,是一座「政治城市」,早就偏離了「商業城市」的定位。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不是無主之地;中國共產黨是在中國合法執政的政黨,也是一國兩制的創立者、維護者、實踐者;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一國兩制,就沒有香港特別行政區。那些「拒中抗共」、「中港隔離」的言論是何等荒唐。這些言論長期在香港喧囂塵上,是極不正常的現象。

現在香港恢復了平靜,但並非沒有潛在危機,特區政府官員、政界人士、立法會議員在不同場合多講一講國家安全,是履行國家安全教育之職責,也是一種善意的提醒。維護國家安全是正大光明之事,為甚麼不能高調的講呢?維護國家安全是每個主權國家的權利,中國人到了別國,也必須遵守所在國的國家安全法,難道外國人到了香港,聽到講香港國安法就會被嚇跑嗎?這顯然誇大其詞。

再說,行政長官李家超和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上,特別是今年以來,香港與國內國際全面恢復通關後,特區政府在經濟民生上出大招、好招,成效有目共睹。維護國家安全是「守底綫」,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是「主旋律」。兩手都要抓,豈能偏廢!

用「對立思維」解析 意欲何為?

有人在解析「軟對抗」時,依然沿用過去某些人「一打一捧」及「一正一反」的手法。比如批評特區政府官員過多使用「軟對抗」提法,令市民恐懼落入「軟對抗」的網中;讚揚中央官員講「包容共濟,同舟共濟」、「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凝聚一切可以凝聚的智慧,激發一切可以激發的活力,不斷發展壯大建設香港的積極力量,畫出最大同心圓,奮力推進香港由治及興。」

這種是用「對立思維」來解析問題,給人造成的印象是,特區政府某些官員以延伸「軟對抗」的內涵,打壓言論自由,而中央官員並不認同「軟對抗」。事實是,中央政府官員講的那段話是新春賀詞當中的,熱情、團結、祥和、喜慶是新春賀詞的主基調。而特區政府官員講到「軟對抗」時,要麼是國家安全教育的特殊時間節點,要麼其身份是紀律部隊首長,主要職責就是維護國家安全和香港安寧。時空、背景、身份的「自由切換」,這種「蒙太奇」給人造成認知錯亂,很容易混淆視聽。

過往香港「泛政治化」的基本邏輯是「對立思維」,中華文化具有很強的包容性,中國共產黨具有博大的胸懷,這是「一國兩制」能夠實行的基礎。但反中亂港勢力卻把兩種制度對立起來,把「愛國」和「愛港」對立起來,把香港居民和內地民眾對立起來,非黑即白,非友即敵。這種「對立思維」是「香港之亂」的深層次原因,實在害人不淺。香港號稱多元社會,卻容忍這種對立思維長期存在,是不合邏輯的。

現在,又有人以對立思維解讀「軟對抗」,反對大聲講國家安全,究竟意欲何為?

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中央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今年4月15日舉行的香港特區「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2023」開幕典禮致辭中指出,「大家需要時刻警惕街頭暴力捲土重來、警惕『軟對抗』暗中作亂、警惕海外亂港活動倒灌香港,特別是一些反中亂港活動打着所謂人權、自由、民主、民生的幌子,極具迷惑性,切不可掉以輕心。」

現在細細體會夏寶龍副主席的這段話,講的多麼精闢、多麼深刻、多麼到位。

作者認為,維護國家安全是正大光明之事,官員多講一講國家安全,是履行國安教育之職責,也是一種善意的提醒。而維護國安與改善民生,兩手都要抓,不可偏廢。圖為政府總部。(資料圖片)

撰文 : 屠海鳴 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欄名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