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轉涼 俄烏背後都有一股寒意

評論 2023/09/11

分享:

分享:

處暑結束,白露開始,氣溫轉涼,露凝而白,陰氣漸重。俄羅斯與烏克蘭纏鬥至此,雙方背後都有一股寒意。

烏軍大反攻打了3個月,終於有點見得人的成績,讓莫斯科不能太大安旨意。

盡管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指烏軍反攻「不是停滯是已失敗」,烏軍8月底9月初在札波羅熱方向,撕開俄軍防綫缺口,戰綫形成一個鼓包。

鼓包不大,位於小村莊羅博季涅(Robotyne)一帶,距離北面烏控城鎮奧里希夫(Orikhiv)約15公里。追蹤每日戰況的美國智庫「戰爭研究所」(ISW)信息顯示,俄軍在當地部署了至少3重防綫,烏軍目前突破了第1道。烏軍方稱,俄3重防綫資源分布為60:20:20,接下來攻堅會相對容易,但承認仍會有不少挑戰。

烏軍突破首道防綫 俄軍恐難安枕

烏軍選在札波羅熱方向大反攻,戰略目的正是向南打到亞速海海岸,收復梅利托波爾(Melitopol)、別爾江斯克(Berdiansk)或馬里烏波爾(Mariupol)至少一城,切斷連接俄羅斯與克里米亞的陸橋。羅博季涅較接近梅利托波爾、別爾江斯克,兩城分別在村莊西南約75及東南約105公里,而烏軍打到兩城前還須先拿下托克馬克(Tokmak)。

按道理,俄軍以逸待勞,要阻止烏軍實現戰略目標,是相對容易的。搞得好,更可把鼓包變成口袋,將烏軍包餃子。

但俄軍早就弄得大家一地眼鏡碎,渣是有目共睹的。尤其現在沒了那些瓦格納戰士拼死衝,想打防守反擊恐怕很難。要是俄防綫資源分布真如烏軍所講的,就更不能掉以輕心,否則掉了克里米亞陸橋,超過一年半的仗就白打。

差在烏軍恐會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突破首道防綫就停下來大肆宣傳,豈非給敵人時間調動補漏?秋天雨水泥濘季更快到了,屆時想攻都難。

西方怪烏打得差 烏嫌軍援擠牙膏

烏軍反攻拖泥帶水,烏克蘭怪西方軍援擠牙膏,西方則怪烏克蘭打得差,兩者都有一定道理。

西方軍援給不給力?又是坦克又是戰機,給力!給力擠牙膏。別說F-16戰機還是得過講字,就是坦克,德國豹2幾個月來都已變成回收金屬了,英國挑戰者2才剛剛現身並報銷了首輛,第一個說給坦克的美國(成功吸引歐洲人搶閘),M1艾布拉姆斯連影都沒有。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還想要遠程火箭炮、戰地防空系統、長程巡飛彈(自殺式無人機)、戰術彈道導彈,要一次過要。西方國家在考慮的,卻是成本、政治風險,還有互相算計。

烏軍打得差不差?他們打得遠比預期中好,只是還遠遠未夠好。二戰初期德國坦克皮包骨,照樣把皮糙肉厚的法國裝甲怪獸當飯吃,除了是人員訓練的問題,還在於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烏克蘭好不容易集到過百輛西式戰車,6月卻分散在上百公里戰綫試探俄軍虛實(羅博季涅不在其中),好像西方沒給衛星情報似的。

如此表現也加劇了烏軍方與基輔之間矛盾。澤連斯基上周無懼臨陣換帥之忌,炒了防長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動機大概還包括肅貪,以此爭取西方繼續灌水。反觀同樣指揮不力、6月瓦格納兵變矛頭指向的俄羅斯防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至今仍然在位,瓦格納高層更墜機一鑊熟了。

但讓基輔感到背後一股寒意的,還在於外交戰綫。

烏與西方現矛盾 俄外交接連發揮

烏克蘭與西方矛盾若隱若現(還包括上月與波蘭鬧出的農產品禁令風波、北約官員建議基輔對俄割地換取入約),遭西方極力孤立的俄羅斯,反而接連在國際舞台上有所發揮。

不說金磚,俄羅斯上周與沙特阿拉伯再剃西方眼眉,同日宣布延長減產至年底;疑似俄羅斯武器最大供應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傳出計劃本月到訪海參崴;克里姆林宮放風,普京有意10月出席一帶一路論壇兼回訪中國。

更值得關注的或許是土耳其。土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上周再訪俄羅斯黑海度假城市索契(去年8月也去過,是俄烏戰爭爆發後首有北約國家領導人訪俄),重點與普京商談恢復黑海運糧協議。埃爾多安會後公開呼籲烏克蘭軟化立場,與俄羅斯合作爭取恢復協議。

俄烏去年經土耳其與聯合國斡旋,達成黑海運糧協議,讓世界糧倉烏克蘭的榖物能在俄方檢查下得以出口。但今年7月烏方再次襲擊克里米亞大橋後,俄方借勢不再延續協議,並轟炸了烏克蘭僅餘的港口。

西方傳媒鮮少提及的是,協議內容其實還包括,烏克蘭讓俄羅斯液態氨(阿摩尼亞,重要化肥原料)過境出口,可是烏方從未執行(聯合國黑海協議網頁Q&A也有「為何氨沒有出口」一條,但答案當然遊花園)。俄方把液氨出口作為恢復黑海協議的談判條件,烏方至今堅持拒絕。

液氨管道被炸毁 俄烏同淪受害者

陶里亞蒂-敖德薩(Tolyatti - Odesa)管道是全球最長液氨管綫,1979年啟用,長近2,500公里,將液氨從靠近哈薩克的俄城市陶里亞蒂(也是蘇俄著名汽車品牌拉達Lada所在地)運往烏克蘭(蘇維埃共和國)敖德薩港出口。管道在蘇聯解體後維持運作,俄羅斯賣到東西,烏克蘭收到過境費,還能分到液氨支持經濟命脈農業,合作愉快。直至俄烏戰爭爆發,澤連斯基叫停。

還必須一提的是,陶里亞蒂-敖德薩管道在烏境內一段,6月遭到神秘力量炸毁,俄烏實際上一同淪為受害者。這與俄德北溪海底天然氣管去年爆炸,極度相似。大概是誰做的,大家心裏有譜。

但陸上管道修復相對容易,俄方現在一方面以液氨出口為恢復黑海協議條件,一方面宣布與土耳其合作,將100萬噸榖物打折轉讓土耳其,土方再製成糧食免費運往非洲國家,或許能減輕西方輿論攻擊俄方「退出協議不管窮國死活」的壓力,並把球踢回基輔腳下。

俄羅斯靜候他下一步軍事、外交行動;非洲國家看着他、盼着吃飯;烏軍方要求他搞來更多武器,且要對反攻「有耐性」;神秘力量盯着他一舉一動,更隨時可能再策劃天知道會是甚麼的絕子絕孫事情;天氣轉涼了,澤連斯基也太不容易了。

烏克蘭與西方矛盾隱現,烏軍反攻拖泥帶水,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右)怪西方軍援擠牙膏,西方則怪烏克蘭打得差。(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