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政府主導創科 積極政策港堪借鏡

評論 2023/09/30

分享:

分享:

筆者與邱達根議員聯同二十多位創科界業者於月中(10-14/9/2023)考察新加坡,了解當地創科政策及發展。筆者在大學從事科究工作多年,一直對科研成果轉化成為具影響力的應用包括產品化的課題非常重視。所以筆者在立法會工作中,就特區政府如何有效地促進科技轉移,提升香港工商業界的創新能力和生產力,向政府提出了不少意見和建議。

星推5年科技規劃 產學研合作

新加坡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同樣地把創新及科技視為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頭等大事,投放不少資源。

自1991年起新加坡政府便每5年推出一套橫跨5年的科技發展規劃;「研究、創新與企業2025計劃」(RIE2025)於2021開始起動,覆蓋5年,計劃投資高達250億坡元(約1,500億港元),或佔當地生產總值的1%;而香港於2021年的研發總開支約為280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的0.97%。

RIE2025主要聚焦在「製造、貿易與連結性」、「人類健康與潛力」、「城市解決方案與永續性」、「智慧國家與數字經濟」等四個重點領域。當地政府設有不同科研機構,透過創新與企業(產)、人才培育(學)和學術研究(研)跨領域地去推動RIE2025。就此筆者安排了考察團訪問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Research,A*STAR)及新加坡國立大學計算機學院(NUS School of Computing),他們分別主要負責推動新加坡創科生態圈中的「產」及「學、研」任務。

「科技研究局」(A*STAR)是直屬於新加坡政府「貿易與工業部」(Ministry of Trade & Industry)的法定機構,成立的目標是促進跨界別研發協作和將成果商品化。A*STAR人強馬壯,共有6,000餘位工作人員,其中4,700位為研發人員、工程師,以及技術員,主要任務是為新加坡公司尋求創科方案以達到為他們增值的目的,在此過程中研發成果轉化是關鍵的工作。A*STAR轄下擁有多個研究所分布在生物醫藥、科學工程研究兩大板塊。同時A*STAR也是一個初創企業的孵化基地,至今已輔助80間Start-ups。A*STAR的資金來源,不單來自政府,也來自商界,令產學研的結合更為順暢。

表面看來A*STAR與香港「創新及科技署」(ITC)的職能類似,在科研方面兩者皆聚焦在應用研發和科技轉移。他們都設有不同的資源(例如基金、基礎設施、人才等)支助計劃;同時他們轄下都有多所應用研發單位,擔當中游科研任務,落實科技轉移。兩者相比之下,A*STAR的管理架構較為中央主導,而ITC則把科技轉移工作「分配至各應用研究中心,包括「香港應用研究院」(ASTRI)、「納米及先進材料研究院」(NAMI)、「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物流及供應鏈多元技術研發中心」(LSCM)、「汽車科技研究中心」(APAS)。

聯通政府部門 跨領域有效協作

不過A*STAR科研人員及工程師人數遠超香港所有研究所人數的總和。在管理方面,A*STAR總裁Frederick Chew是工程碩士,可以直接接觸總理及各部長;另值得一提的是前港大副校長(研究)、資深化學教授賀子森是A*STAR剛退休的副總裁(研究)。他們兩位均會以科學及工程角度分析、謀略,領導轄下各研究所,並且可以聯通政府其他部門,推動跨領域協作,落實RIE2025各措施。

在訪問期間筆者從對話中,感覺到A*STAR官員對於新加坡創科發展的需求都瞭如指掌,熟悉如何能有效地推動國家創科產業。

環看香港,ITC在執行科技研究及轉移工作時主要交由研究院主管推行,它們往往各自為政,互動較為吃力。

考察團亦到了新加坡國立大學計算機學院進行交流。計算機學院所轄計算機科學系和資訊系統分析系等,擁有學生多達1,600人,每年為創科業界培育大量優秀人才。學院擁有超過600位教授,數目遠多過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除了學術研究成績超著,學院與業界保持深度合作,成績斐然,而其中為博士生而設的旗艦創科計劃GRIP(Graduate Research Innovation Programme),協助博士生和研究員把研發項目轉化為高增長的深度科技初創企業。

另外,學院為學生安排到海外初創企業實習的NOC(NUS Overseas Colleges)計劃,讓學生在國外(例如美國矽谷)吸收初創企業的實戰經驗,有利他們回新加坡後實踐,自行成立初創企業。

自設「科技工廠」 學界業界橋樑

另外,學院運作C-TReND中心(NUS Computing Translation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re)。中心以學院成員的基礎研發工作,為業界提供先進的解決方案,擔當學界與業界的橋樑,給學生參與開發的機會,讓他們掌握業界實戰經驗。C-TReND中心好比學院自己開設「科技工廠」營業,聘請學生充當實習工程師。

以筆者過往在大學的實踐經驗,「大學科技工廠」概念理論上很有教育意義。但這盤生意在大學環境並不容易操作,理由是教授和學生或許不善工程開發,「工廠」難以保證工程項目的品質,甚至難以擔保工程能依時竣工,引致不少項目爛尾收場,院方聲譽蒙受損失。不過,C-TReND中心負責人卻持不同看法,這表現出香港和新加坡大學的創科實習文化及氛圍存在差異。「人才是創科發展的動力」,所以要建設「國際創科中心」,香港很值得向新加坡學習。

「人才是創科發展的動力」,所以要建設國際創科中心,香港很值得向新加坡學習。(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立法會議員、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

欄名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