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民主撕裂社會 值得嗎?

評論 2014/12/06

分享:

分享:

我所愛的年輕人,自「和平佔中」啟動後,你曾問我為何反對?我說:「因為一定失敗。」你白了我一眼不屑地說:「就只係認為爭取唔到就唔做?」言下之意,我就像一個懦弱的功利主義者。

佔領表面和平 暗藏憤怒辱罵

這白眼使我發現,原來我十分懼怕,害怕「和平佔中」破壞了「尊重、團結、信任、互愛及寬恕」。佔領初期,你不斷游說我到佔領區走一趟。我真的去了,確實驚歎佔領區一片寧靜及井然秩序、街道上張貼了許多要求佔領者和平克制的告示;但我同時也發現許多對警方不信任,甚至是辱罵仇視的單張。所以我認為表面的和平及秩序,蘊藏着大量的憤怒與不信任。令我更擔心的是,說好的「和平佔中」一直從未發生。

運動已變質 三子欠承擔

「和平佔中」本是非暴力抗爭。佔領者被捕時組成人鏈臥地,不作反抗,拒絕以暴易暴、拒絕遮掩樣貌。但很抱歉,我真的看不到「和平佔中」。你辯解「因為已經轉型為雨傘運動。」但何謂雨傘運動?若然雨傘運動即「誰也不代表我」、辱罵警察、視毀壞立法會大樓的蒙面人為同路人、公然呼籲市民帶齊「裝備」圍堵政府總部。那麼,我會說「和平佔中」已變質,完全失去非暴力抗爭精神。

你反駁說:「是梁振英迫我哋行動升級。」錯!沒有你的批准,沒有人能夠強迫你做任何事。當年甘地發動不合作運動,激進領袖希望藉群眾的憤怒升級為暴力革命。甘地極力反對但卻遭排斥,但他沒有怪過他人,選擇以絕食挽回和平抗爭路綫,最後奇迹地平息了多場已變質的「遊行示威」。這段史實在電影《甘地傳》有生動而感人的演繹,值得一看。

我曾幻想,佔中三子公開承認「和平佔中」已失控,呼籲停止佔領行為,與佔中糾察一起拆除路障。當遇到指摘及攻擊時,他們會凜然以對,默默地堅持拆除路障。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還看不到這份承擔。

我的女兒那夜試探我能否到金鐘一趟?我說:「可以!但要我陪妳一起去。」妳遲疑半晌,說:「我會與同學一起去喎!」不知何解,我急了,衝口而出:「我正是擔心妳與同學一起去。我不信任妳們能夠做出正確決定。」

社會撕裂 爭民主勿忘互愛

聽罷妳把臉一轉,再沒有與我有眼神接觸。事後我真的很後悔,或許妳會認為我是父權主義,但我只想妳免受傷害,我絕對不會將保護和教育我所愛的女兒的責任拱手相讓給妳的同學。

日前佔中三子雖然自首,但香港社會已經嚴重撕裂。隨你喜歡,你可以看到魔警、可以看到暴徒,但他們其實全是我們的鄰舍。我們就是爭得了民主,卻失掉了「尊重、團結、信任、互愛及寬恕」,值得嗎?

佔領行動已經在香港人的心上敲出又大又深的裂痕。沒有寬恕就沒有醫治。寬恕,從來都是主權在我。放不下的人,永遠被囚禁在「公義的佔領區」,人生寸步難行、裂痕愈來愈深。我所愛的年輕人、我的女兒,這就是我反對「和平佔中」的理由。

撰文 : 伍志文 註冊社工

欄名 : 中產階級心聲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