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犧牲法治 益了梁班子

評論 2014/12/20

分享:

分享:

香港史無前例的79天佔領運動,終於在旺角、金鐘和銅鑼灣先後清場後和平結束。今次的運動對全社會傷害很大,對各方面的影響可能尚未完全浮現。現在是時候為事件初步埋單計數。

事件的最主要起因是政改普選方案之爭。中央政府認為這是特區管治權之爭,佔領者則想要有心目中的所謂真普選。人大常委會表明政改方案要保障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佔領區則寫有命運自主,港人自決等口號。

問題未解決 贏家是政府

雙方對政改有着基本性分歧,極難調和。結果到現在佔領結束,雙方實際上沒有作出任何值得一提的讓步。佔領者雖然已離去,但不少人仍然心有不甘,覺得事件未解決。所以未來一年的政改第二輪諮詢,立法會表決方案和區議會選舉都會是政改爭論的延續。

從媒體中聽到學生領袖們覺得在今次運動中他們無贏亦無輸。若然單純從政治策略上分析的話,雙方的確都走對了一些棋,也犯了一些錯誤。但筆者認為事件最終的贏家是政府。

佔中發起人在一年前開始一直鼓吹佔領行動,但民間反應一直不大。直到學生組織罷課和衝入政總廣場,才靠部分市民對學生運動的情意結,打動到較多的人參與和支持。當時事態超出了原先的估計,打亂了警方的部署。以致到出動了催淚煙後,不單無法驅散示威者,更激起更多的人上街。佔領行動開始的頭幾天的確氣勢如虹。坊間謠言四起,說特首、警務處處長會下台,又說解放軍會出動等等。在中央政府大力支持下,人心才慢慢穩定下來。

筆者認為整個運動的最高峰是學生和政改三人組的公開對話。若然學生當時有足夠智慧和清醒頭腦,在對話後主動退場,要求第二輪對話,並要脅政府不讓步的話便會號召市民再佔領,恐怕政府可能真的有更大的退讓,佔領行動亦可以勝利姿態結束。錯失了這些機會後,佔領行動便急速走下坡。

爭普選方法多 何苦撕裂社會

隨着佔領者意識到政府不會讓步和市民對交通擠塞的不耐煩,百多萬人反佔中簽名和多個民調顯示七八成市民反對佔領,清楚地表示了民意大逆轉。佔領者內部都亦因此不斷分裂,有和平或勇武抗爭的討論,及絕食定退場的分歧等等。學生最後一個大錯誤便是號召行動升級,徹底毀滅了和平抗爭的形象。

事態至此,示威者最不滿的特首反而因佔領事件獲中央力撑和得到民意授權去清場,恐怕這是他們當初上街時始料不及的。法治受到衝擊,警隊成為了磨心形象受損,警員身心俱疲。社會撕裂,家人朋友之間發生衝突。經濟和各行各業受到不同程度的打擊。香港的政改路更難行,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更是遙遙無期。

佔領事件由佔中各發起人,學生組織和泛民政黨主導。其實要爭取他們心目中的普選方案,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和平和不影響他人的方法,可是他們選擇了違法佔領。現在行動失敗,並要全社會共同承受惡果。這些人的責任難道是單單去警署自首就可以了結的嗎?

佔領運動雖暫結束,但各方面的影響尚未完全浮現。(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楚峰 灣仔區區議員、新民黨執行委員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