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逐鹿亞太 促中印俄走近

評論‧世情 2015/05/15

分享:

本周四,俄國黑海艦隊與到訪的解放軍臨沂艦、濰坊艦組成編隊,進入東地中海作聯合演習。

地中海軍演 中國海軍漸成長

繼阿丁灣反海盜、護送敘利亞化武行動之後,解放軍繼續西進,並在歐洲軟腹——地中海作大型軍演。一方面,紀錄着中國海軍從近岸「黃水」到遠洋「藍水」的成長;另一方面,也預視着中國的外交走向。

在俄國與西方交惡的當下,北京既要向莫斯科示好,又不願跨越歐、美安全紅綫,在「有所作為」和「韜光養晦」之間謀求外交空間。比起自2012年始,每年一度的「海上聯合」,今年中國派出兩艘護衞艦加一艘補給艦,從規模到技術水平,都比此前為低;以免過度刺激歐、美,尤其是法、意等西地中海國家。

軍艦外交 不等於華與俄捆綁

此外,和過去3年最大分別是臨沂、濰坊兩艦並非為「海上聯合——2015」特別派遣。兩艦本屬於中國海軍第十九批阿丁灣護航編隊,並臨時調派也門撤僑。在完成既定及緊急任務,由第二十批護航編隊接手後,兩艦才到黑海訪問,參與俄羅斯「衞國戰爭勝利70周年」觀艦式——海上閱兵慶典,其後順道與俄國黑海艦隊聯演。

事實上,在過去數年,中國海軍護航編隊在完成阿丁灣任務之後,到歐、亞、非多國訪問,「軍艦外交」已成慣例。第十八批也是從阿丁灣入紅海、地中海,先後訪問英、法等國,回程再到希臘停留。而較早的第十四批,亦曾到訪伊朗;只是由於當時伊朗核問題仍然敏感,華盛頓、德黑蘭關係緊張,訪伊中國艦隊尤為低調而已。

而護航編隊到鄰近也門的吉布提等東非國家訪問、放假,就更加頻繁。因此,如今第十九編隊到訪俄國黑海基地,並開放民眾參觀兩天,應被視為中國海軍走向世界,向各國展現實力及友好之一環;不能就此認為北京自願綁在莫斯科的戰車上,與歐、美進入新冷戰。

俄海軍裝備老化 無力對抗西方

嚴酷的現實是,由於俄國海軍裝備老化持續,假設北京願意與之結盟,亦不見得有力對抗西方。在「歐——美」和「中——俄」海上力量仍趨懸殊的當下,總體實力持續上升,但仍可避免與西方正面衝突的中國海軍,實在沒有必要在敏感的地中海、黑海挑戰對方。

同俄羅斯交好,不以敵視西方代價;孰輕孰重,中國領導人和軍方自然心中有數。隨着英、法、意、西班牙防空驅逐艦面世,四國新一代航母配合自研或購自美國的F-35B新戰機,西歐及地中海諸國海軍實力,將和老舊的俄國艦隊進一步拉開距離。

和中國派出量少質精的艦隻相反,此次俄國竟派出其黑海艦隊逾半艦艇參演;當中雖包括排水量逾萬噸的「莫斯科號」巡洋艦,但悉數為冷戰時代設計,大多建造於1980年代,艦齡已逾30載。現代軍艦役期多在20餘年,在艦齡將盡時,可引進新技術作有限延壽。基於成本效益及安全考慮,超齡服役30餘年的軍艦,實屬少數。

而且上述標準是對造艦技術、管理條令和訓練水平都更高的西方海軍而言,俄國軍艦的使用狀況,恐怕比外界估量更嚴峻。事實上,眼前黑海艦隊「刻赤號」巡洋艦即因失火而無法參與「海上聯合——2015」。可見,俄國冷戰時代遺留的龐大艦隊,非但未能發揮戰力,單是日常保養,就已造成沉重負擔。

「80後」俄艦 難成華強力後盾

事實上,無論是參與此前3次「海上聯合」的俄國太平洋艦隊,還是眼前的黑海艦隊,都出現「80後」俄艦,與新世紀中國軍艦聯演。縱然解放軍仍可透過聯演,吸收俄軍經驗和戰術,一旦實際作戰,俄艦恐怕難成中國強力後盾。慮及西方制裁和俄羅斯經濟前景,由於資金困乏,在可見將來,俄國海軍全面更新裝備和提升訓練水平幾無可能。

正如同樣為紀念「衞國戰爭勝利70周年」而舉行的紅場閱兵,遠比黑海觀艦式更矚目,俄國的戰略優勢始終在陸上。由於西方杯葛,出席紅場閱兵的外國領袖,多屬蘇聯時代的社會主義陣營,如古巴、外蒙,原蘇聯中亞國家,以及與俄國有民族淵源的塞爾維亞等。為了凸顯被西方圍堵的俄羅斯並不孤單,俄羅斯總統普京刻意加強外國軍隊參與閱兵。當中,中國和印度軍隊,都來自亞洲陸上強國。

在外交辭令上,普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致反駁對二戰結論的修正,並呼籲維護戰後秩序;西方要尊重俄、中的歷史角色和國際地位。然而,早在十年前,2005年5月8日「二戰結束60周年紀念日」,時任美國總統小布殊就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批評俄國鎮壓東歐,並誓言要葬送羅斯福、邱吉爾和斯大林定下的雅爾塔協定——西方應允莫斯科的勢力範圍和海陸安全空間。

面對西方進逼 中俄齊拉攏印

十年來,面對西方在外交及安全領域進逼,戰後秩序逐步改寫,中、俄分別在太平洋、黑海、波羅的海面對更大壓力,北京和莫斯科自須另尋出路。面對意、法、西,以及控制着直布羅陀的英國海軍在西地中海壓倒性優勢,俄國黑海艦隊恢復在東地中海的存在後,更現實的選擇是往東南發展,成為西印度洋重要力量。在更廣闊的印度洋,與較友好的中、印海軍互為支撑,施展外交影響力。

對中國而言,習近平用1990年代江澤民在西安接待克林頓的高規格歡迎印度總理莫迪,亦是出於同樣考慮。無論是古代還是當代,假如說中國和東地中海是海、陸兩條絲路相交接的兩端,印度就正位處其核心。中、印、俄如何在中亞、印度洋建立良性競合關係,不止關係着三國的戰略利益,也決定世界的主導權誰屬。

西方拉響了重劃戰後秩序的起步槍,後起的中、印、俄卻有自身的盤算和多種合作可能。正如二戰斷送了歐洲殖民帝國霸權,西方縱然仍享優勢,卻難以無視中、印等國的崛起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高規格歡迎印度總理莫迪,旨在印度洋建立良性競合關係。(中新社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