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天然氣 電價易受波動

評論 2015/05/06

分享:

分享:

香港特區政府正就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諮詢公眾。市民一般最關心電力價格是否合理,但「環保表現」也是當前能源政策4大目標中的一個重要考慮。

天然氣佔比重 重生能源未上路

為改善碳排放和空氣污染問題,最新的諮詢方案建議大幅增加天然氣比例至接近5成。然而,將一半的發電燃料組合押在天然氣這「單一」入口燃料上,不但會令未來發電成本較容易受天然氣價格波動影響,更會削弱均衡燃料組合對維持燃料供應穩定的作用。

眾所周知,可再生能源能減輕因使用化石燃料對環境和公共健康帶來的社會成本;不過,可再生能源在香港的發展規模一直非常有限,現時大部分的發電容量由兩間電力公司(兩電)所擁有。

雖則現行的《管制計劃協議》(《協議》)另設條款,讓兩電以可再生能源發電時可以獲取較高的11%准許回報率,但高昂的投資成本加上地理限制等,阻礙了較具規模的可再生能源項目發展。

然而,隨着可再生能源技術的改進,以至其投資及營運成本下降,「小型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系統」(即在不同社區及建築物安裝可再生能源發電設施,提供電力)的應用日趨普及。現時,香港各區已有數百幢政府及私人建築物設有可再生能源的裝置,利用太陽能光伏及風能等技術為戶主提供電力。

然而,最新的諮詢文件未有提供宏觀及長遠的策略。對於可再生能源的角色,政府只把其發展前景單純地與電力價格掛鈎,忽略了其他社會效益,似乎想因應市民對相應電力價格影響的接受程度,而再作決定。

諮詢目標含糊 缺獎勵誘因

其實,機電工程署早於2000年曾委託顧問進行研究,並於2002年發表了《香港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探討可再生能源技術在本地應用的可行性。

報告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仔細分析了太陽能光伏、風能及轉廢為能各項技術的資源分布、行政限制,和技術考慮等,並歸納出遠至2022年的實際電力產出目標,為當時的從業者提供了一個較為清晰的發展依據。可惜,可行性研究報告完成至今十多年,香港仍未擬定可再生能源的清晰發展目標。

根據2005年《香港首個可持續發展策略》,政府曾計劃於2012年前,以可再生能源應付1%至2%的電力需求;也在2010年《香港應對氣候變化策略及行動綱領》中進一步提議令可再生能源在發電組合中佔約3%至4%。

然而,今次的諮詢文件非但沒有更新有關的目標,甚至乾脆將可再生能源和煤炭的比率混為一談。如此含糊的目標不但令發展方向不清,更難以藉發展目標提高《協議》中獎勵機制的效用。

綜觀這次諮詢文件的內容,雖然拋出多個發展選項供公眾自行討論,但卻沒有就可再生能源的議題前瞻較具體的發展方向。例如:香港盡管欠缺發展大規模可再生能的環境條件,但「小型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系統」目前的發展瓶頸是甚麼?未來的發展潛力如何?政府有沒有促進有關技術細節、融資,和營運等的相關討論?還是說,政府根本無意推動可再生能源發展呢?

借鑑韓目標先行 輔以政策

香港要成為可持續發展的城市,訂立一個長遠的可再生能源策略是必不可少的。世界多處早已為發展可再生能源訂立清晰的目標及策略。以南韓為例,當地政府擬定於2030年前將可再生能源比例提升至11%的目標之後,分階段為相關技術的科研及產電提供補貼及融資,逐步促成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由此可見,目標先行,將可掃除投資者的疑慮;輔以政策,才可推動實質發展。

為達到以2020年為限的碳強度及空氣污染物減排目標,香港應以是次諮詢作為契機,訂立長遠而具體的計劃,讓本地能源業有充足時間準備,逐步落實可再生能源目標,並在《協議》及需求管理措施的配合下,因地制宜發展香港的綠色能源政策。

港府正就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諮詢公眾,市民一般最關心電費是否合理,但「環保表現」也是當前能源政策4大目標中的重要考慮因素。(資料圖片)

撰文 : 胡朗志 思匯政策研究所研究項目主任

欄名 : GREEN FORUM

機構 : 思匯政策研究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