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內外交困 對華攤牌遠非時候

評論版 2015/06/26

分享:

周四,一年一度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華盛頓落幕;中方派出了歷來至為龐大的400人代表團,參與一連兩日的多議題對話。而美方除派出副總統拜登、國務卿克里,以及財政部、商務部人員參與對話外,總統奧巴馬本人亦於第二日會議接見副總理劉延東等中方官員,並就南海、黑客等問題,表明美方的立場。

南海等敏感議題 美用詞溫和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奧巴馬在內,是次參與會議的美方高級官員,在強調必須正視兩國分歧之同時,亦積極表達合作的意願,同時在衍詞用字上,充分表示謹慎、克制。例如,在論及最敏感,白宮、國務院和五角大樓都難以退讓的南海安全及國家級網絡攻擊時,奧巴馬的具體表述是「期望中國讓形勢降溫」;對冷戰後獨霸全球的華府而言,是相當溫和的表述。

另一方面,美國財政部長在提出中國須進一步市場化,並就金融、貿易、銀行等領域加快開放步伐之同時,亦基本肯定北京就深化經濟改革所作的努力和方向。

早在中美戰略及經濟對話展開之前,甚或中國尚未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年代,成為中、美財經及最高層官員激烈交鋒的人民幣滙率問題,雖然尚未完全退出雙方談判桌,以及全球媒體的視野,卻早已並非觸動眾多實質利益的核心爭議。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引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評核環球貿易的準則,認為華府單看中美貿易差距並不公允,要全面掌握多邊貿易狀況,才能判斷兩國進出口及貨幣價格是否合理。

美方在敦促人民幣滙率按市場需求浮動以後,亦接受中方只在市場失調時,才介入貨幣市場的論調。綜合而言,和其他與國際貿易平衡相關的議題一樣,中美財金官員並未就人民幣與美元具體兌換率作糾纏。

第三方面,無論面對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張的「新型大國關係」,美國的回應是否積極,透過中美戰略及經濟對話,雙方在全球領域、跨越意識形態的戰略合作,卻逐步化為現實。例如在今年度會議中,特別設立的「海洋保護」專場,即凸顯了中美作為東西領袖的角色;將於國際海洋領域,尤其是太平洋地區的可持續發展,打開新局面。事實上,去年在北京舉行的第六輪會議,就促成中美就廢氣排放等環保議題的有效溝通;說明世界兩大經濟體的戰略層級對話,亦有益於其他地球公民的福祉。

奧巴馬民望滑 外交傾向務實

因此,綜合而言,以外界並不抱持太大期望為前提,是次中美對話,就外交、安全、經貿、金融、環境等方面取得的共識,以及得以管控的分歧,已然超出預期。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奧巴馬總統任期進入最後階段,近來因為警權過大、種族矛盾等問題,已導致其政府左右為難、內外交煎。在民意持續下滑,與國會內民主、共和兩黨互動並不暢順的當下,奧巴馬更傾向在外交上採取穩妥、務實的策略,減少與中國、伊朗等地區大國摩擦。

對外平穩 免干擾希拉莉拉票

由於共和、民主兩黨初選在即,雙方候選人都緊盯奧巴馬在今後十個月的一言一行。雖然副總統拜登參選的機會不高,但前國務卿希拉莉亦出自奧氏團隊,並統籌外交事務;考慮到兩人先前的合作關係和政治倫理,奧巴馬亦有責任維持對外工作的平穩,以免干擾希拉莉在黨內外的拉票工作。

在對外層面,即使美國,尤其是美軍不願放慢重返亞太的步伐,東歐、中東和地中海的變化,也讓美國放棄站上對抗中國的第一綫;畢竟,現在外交及安全形勢最複雜多變的,仍然不在東亞地區。

誠如本欄多次指出,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在中東的抗衡,以及美國在遏制「伊斯蘭國」、也門「胡塞武裝」時的不同取態,已經引發其中東盟友的疑懼。

華在中東潛力 美國希望利用

雖然,美國、加拿大的頁岩油、氣開發,終將改變華府對國際石油的關注,也會從根本上扭轉中東地緣政治格局;然而,這畢竟是漫長的後續發展,一個穩定的西亞和北非地區,對美國、歐洲而言,仍然是重要的安全屏障。

隨着中國強化在巴基斯坦的戰略建設,開發港口、延展鐵路;中國軍艦、民船在波斯灣、阿丁灣、紅海、地中海又轉趨活躍,逐步成為中東至歐洲重要海上力量,華府自須長期觀察中國在東亞以外地區的潛在作用;促使中國成為美國海外利益的共享者,而非競爭者。

事實上,就在俄羅斯總統普京、習近平多次走近的同時,俄國官員及媒體卻在抱怨中方銀行和金融機構,實質參與了西方對該國的制裁,使其經濟雪上加霜。俄羅斯對外貿易銀行第一副總裁索洛維耶夫表示,大多數中國的銀行都不願與俄羅斯同行合作,以免觸犯西方的制裁。索氏明言,在歐美因烏克蘭事件展開制裁後,俄羅斯金融機構從中國獲取人民幣貸款,受到嚴格限制,進而嚴重局限中俄的貿易規模,更嚴重者,兩國銀行間業務已下降到最低水平;這對中國而言,並無即時損失,但對於失去西方財源的俄國經貿及金融體系而言,無異沉重一擊。

對奧巴馬而言,必須維持亞太形勢不至失控,才能集中美國外交、軍事力量,促使中東各國敵意逐步下降,同時壓縮俄羅斯的發展空間。可見,中美之間即便存在諸多潛力競爭,也還遠未到攤牌的時候,因為美國實在尚未準備好。

一年一度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展開,美方強調必須正視兩國分歧之同時,亦積極表達合作的意願。(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