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印伊戰略四角 堵美重返亞洲

評論 2015/07/28

分享:

分享:

7月8日至10日於俄羅斯烏法(Ufa)舉行的峰會,坊間普遍將它視作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但實質上那是金磚五國(BRICS)和上合組織的「雙峰會」。

主持會議的俄羅斯總統普京還不忘溫馨提示了一下,實際上出席峰會的還有第三個組織——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不過似乎沒有人對此認真對待。

上合組織擴張 打破「無用論」

是次峰會首先打破了所謂的「上合組織無用論」。不少人猜測「一帶一路」戰略出台後,上合組織就會被擱在一旁,但事實證明組織非但沒有被擱置,反而更形擴大,並與金磚五國緊密地連在一起,將上合組織在歐亞大陸的影響力,輻射到其他區域,頗有「樞紐和輻條」(hub and spoke)的意味。

是次峰會的成果無疑是相當豐碩:上合組織終於在它成立後的第15個年頭,首次啟動其擴張程序,將印度與巴基斯坦同時升格為「成員國」、白俄羅斯升格為「觀察員國」、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柬埔寨及尼泊爾成為「對話夥伴」,會上還透露一些南亞、東南亞及中東國家表示希望加入成為「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

其實自2005年印度與巴基斯坦獲接納為觀察員國後,大家也知道兩國早晚也會成為成員國,同時也清楚兩國必須一同加入,否則還未加入的一國會擔心已加入的一國會聯同上合組織各成員國對付自己,所以關鍵就在於有何契機促成上合組織啟動其擴張程序。

俄展示沒被孤立 華打通中東

今年適逢是由俄羅斯擔任上合組織的輪任主席國,從普京的角度來看,他必須展示出西方沒有成功孤立俄羅斯,而俄羅斯也沒有受到西方的制裁所影響,因此擴大上合組織,讓世人看到一個沒有美國或G-7成員國參與的集團也可以更為壯大,可謂事在必行。

另一方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月到巴基斯坦進行國事訪問,公布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計劃,很大程度已為印度與巴基斯坦成為上合組織成員國埋下了伏筆。中巴經濟走廊雖名為經濟走廊,將建設跨境公路、鐵路、能源及商務通路,但誰也知道其地緣政治含義遠高於經濟含義:中國只須打通這條走廊,便能更有效控制和整合巴基斯坦這個連接中東、中亞和南亞的地理要津,中國亦可從這裏直接進出中東地區,與伊朗取得聯繫。

如此一來,中國便毋須如以往般刻意經營印度洋,試圖從海上打通中國與中東地區的通道,不必要地引起印度的疑心與反彈,迫使她投向美國與日本懷抱。

幸虧中國在這節骨眼上想通了,使她從以前遏制和圍堵印度、吃力不討好的戰略目標中解放出來,現在只須想辦法讓印度保持中立便可以。「一帶一路」戰略和亞投行在這裏擔當着一個重要角色,他們讓中國找到一個更宏大的目標和視野——建設及整合「大歐亞」,令中國擺脫以往一些狹窄的戰略考慮,主動化競爭為合作,繼而以大歐亞的願景和潛在利益來軟化這些國家,誘使他們一併加入這個大計劃。

印度保持中立 美堵華沒戲唱

中國這種新做法可謂除笨有精:只要令印度保持中立,美國圍堵中國便會失去關鍵,這樣美國與她的盟友無論如何也不會有足夠力量制衡中國,美國重返亞洲也沒戲唱了——事實上印度自己也不想被牽扯進美國與中國的戰爭之中,作為文明大國的她亦不願被美國呼來喚去。

同時間,中印關係透過上合組織和其他媒介得到緩和,亦可成為中國與其他鄰國解決紛爭的楷模,並且令印度更習慣與中國在沒有美國的平台上合作,例如上合組織和亞投行(印度是繼中國之後的最大股東),往後兩國關係應該不會差得到哪裏。

印巴成為成員國 或化解紛爭

此外,如果因印度與巴基斯坦同時成為上合組織成員國,而能夠令兩國化解多年來的紛爭的話,將成為國際間一大美事,有助歐亞大陸的進一步整合,以及上合組織日後解決阿富汗問題。

在這次印巴兩國正式加入上合組織一事中,其實最令筆者在意的,是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由俄國所提出的「中俄印戰略三角」,至今終於漸見雛形。盡管以前的戰略考慮是為了抗衡美國,甚至三國聯手建立代替西方的世界權力中心,但現在將這戰略三角放在歐亞大陸整合的背景下,依然有其積極意義。

筆者以前也提及過,英美海權霸權一直是靠干涉、挑撥、佔據和分裂的做法,來阻止歐亞大陸的整合,因而一直以來中俄印三國不能走在一起,很大程度也是這種政策所導致的結果。不過,由於上合組織、「一帶一路」戰略等代表「新歐亞大陸主義」的政策出台,終能打破這歷史慣性,實際上具有重大歷史意義。

建新秩序 改寫亞洲權力平衡

之不過美國的擔憂還不止是這樣,相對於中俄印戰略三角,美國地緣戰略家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ński)認為對美國而言,最危險的情況是中國、俄羅斯和伊朗聯手對抗美國,可是隨着中俄印戰略三角日漸成形,今後的發展很可能是「中俄印」和「中俄伊」這兩個戰略三角連在一起,成為「中俄印伊戰略四角」。這樣美國可算是遇上了一個最壞的情況——在難以干涉歐亞大陸的情況下,歐亞大陸各國由中國牽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進行整合,所以今次的烏法峰會,實質上很可能正擔當着新世界秩序催生者的角色,將根本性地改寫亞洲的權力平衡。

烏法峰會催生新世界秩序,改寫亞洲的權力平衡。(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客席講師、治學文社成員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