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特首 全城焦點

社民連三子何許人?

港聞版 2011/03/03

分享:

一個月入數千元的廚房工,一個中產碩士生;還有一個因金融風暴,政府加息打大鱷,導致家散財盡的基層青年,這3名社民連「新三子」,因特首遇襲事件成為城中焦點,這3名80後緣何激烈?他們來自何方?

----------------

打大鱷毀家庭 「金鷹」走激進路

特首曾蔭權遇襲案中,衝上台向特首大叫「還政於民」的曾浚瑛,是「激進」80後的代表。在他眼中,「言語、行為的暴力,遠不及制度的暴力」,事緣08年金融風暴,政府加息打大鱷,令他的父母瞬間失去物業和工廠,幸福家庭破碎。他誓言要擊碎這「沒民意支持」的政治體制。

家族生意周轉不靈 父母離異

外號「金鷹」的曾浚瑛22歲說,父母原本經營五金廠,擁有幾個物業,怎料98年金融風暴撲至,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曾蔭權牽頭打大鱷,也將他的家打進谷底。

「政府瘋狂加息,父母的工廠沒資金周轉,捱不住,家裏又供不起樓。記得有一晚要走路,之後每一年都因為欠租要搬一次屋。」他憶述。原本幸福的家庭,此後為錢爭執不斷,父母離異,也無望再置業:「又沒有全民退休保障,下半生都不好過。」

他中學時便要打散工幫補家計,愛看政治書,但不愛填鴨式教育,中五畢業後便打工。

他說,從10歲、家庭破碎那年就開始想,問題出在哪裏?「政府制定政策時,有沒有想過對市民的影響?一個政策,就令一個人大半生經營所得蕩然無存。」他相信唯一的出路,是還政於民。

03年,他加入7.1遊行行列:「50萬人可以將(基本法)23條拉下馬,人民力量可以是這樣的。」

突圍衝上台 欲阻撓特首致辭

07年他加入社民連,還有保衞天星和皇后碼頭、反高鐵、反政改等,所有被視為激進的80後抗爭行動,都有他的份兒,而且他每次都走在最前綫。

前天他到辛亥革命展,是存心阻撓曾蔭權致辭。他認為:「曾蔭權是小圈子選舉選出來的,沒資格講革命。」他突破重圍衝上台,撲到特首面前,邊被保安拉扯邊嚷叫「還政於民」,但他稱,無意扔雜物或傷害特首:「若要襲擊他,我不如搞人民革命。」他說,黨友黃俊杰被捕,令他擔心以後參加社運墮入法網,但會繼續抗爭。

----------------

黃俊杰「驚青」 被捕憂失業

涉嫌襲擊特首被捕的黃俊杰,人稱Steve,他因襲擊疑案成為全城焦點,但他在社民連成員眼中,他是最內斂的一個,甚至有點「驚驚青青」,又不是能言善辯,並非社民連典型激進派。

任職廚工 入黨半年

25歲的Steve於廚房工作,據知月入數千元,加入社民連半年。對於從事廚房工作的他,為何會搞社運,他只說自己一向對政府不滿,尤其是貧富懸殊、官商勾結的問題,但因已被捕,不能說太多。

據了解,Steve因被捕感到很大壓力,或要面臨起訴,且擔心工作不保。

Steve前晚獲釋至昨午在社民連記者會上,都強調自己從來無意圖襲擊曾蔭權,亦不察覺自己碰到對方。

----------------

碩士生阿銘 父母反對入社民連

「阿銘」前日拿着粟米斑塊飯,歇斯底里地問特首:「130萬窮人,30萬是長者,你為他們做過甚麼?」這畫面前晚開始在電視新聞播不停。

雙親勸不聽 自言無負擔

這位中大碩士生來自中產家庭,沒有捱過窮;父母是生意人,父母最憎最低工資,但阿銘偏要選擇要為窮人大聲疾呼。

對於是否「博出位」?人稱「阿銘」的黃浩銘反問,誰要為博出位冒險失掉工作,被家人責備,甚至不能返內地?是為了踏上從政路嗎?阿銘又反問,當個區議員,月入僅2萬多元,一個碩士生還有其他出路。

22歲的阿銘畢業於理工大學社會政策及行政系,他做過兼職侍應,也當過補習老師,現於中大修讀一年有關社會政策的碩士課程,「我已算是最無負擔,不用怕站出來示威,無份工。」他現時是社民連行動委員。

80後的阿銘坦言自己來自中產家庭,父母從商,「我阿爸阿媽最憎社民連,哪有老細贊成最低工資,他們是很反對我加入社民連的,但他們明知勸我不聽,索性放棄了。」

常探訪窮人 冀改善不公

既無捱過窮,為何如此落力為窮人發聲呢?身為基督徒的阿銘說,跟教會到深水埗無家者協會實習,逢周二就到板間房探訪,見過很多窮困者。

阿銘想過當社工,08年社民連崛起,創黨黃毓民在競選論壇舌戰民建聯,令阿銘覺得很有型,加入了社民連,最初2年有活動都沒參加,直至去年五區公投,開始走上街頭。

他說拍拖4年的女朋友,最初對他參加社民連有微言,但現已接受。

對於歇斯底里怒罵官員的表達方式,能改變社會不公的現實嗎?阿銘說,社會上對這種方式有人反對,有人受落,「引起他們關注問題,然後一起上街,迫政府改變,這就是今日的社會運動。」

----------------

「我點教學生」 教育界齊譴責

特首曾蔭權遇襲事件,令人擔心年輕人過激行為一發不可收拾。14個教育團體昨晚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事件。

有小學校長更直斥激進行為影響下一代:「我點教學生?」然而,亦有通識科老師讓學生思考事件,反問若以其他途徑表達意見,是否有效?

不少市民昨在電台節目反映對襲擊事件的意見,斥責憤怒不是施行暴力的理由,因而影響下一代,更反問「我點教學生?」表明會將事件與學生一同討論。她指摘社民連梁國雄指特首「小題大做」是不負責任;認為特首在受傷後繼續演講才驗傷是負責的表現。

通識教師 可引導學生反思

14個教育團體包括津貼小學議會、政府中學校長協會、資助小學校長議會等聯合發表聲明,指近年香港出現一股暴力抗爭的歪風,呼籲大家為下一代樹立良好榜樣。

不過,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張銳輝指,以事件作為通識教育不會預設立場,但會引導學生反思,例如要表達理想是否有其他途徑?經其他途徑又有沒有效果?受害人是不幸受傷還是遇襲?

社民連黨員曾浚瑛(箭咀示)日前上台,圖阻止特首發言。(資料圖片)

日前涉嫌襲擊特首被捕的黃俊杰,被指是社民連黨內最內斂的一個。(梁偉榮攝)

撰文 : 蔡瑤
王嘉嘉
王明瑜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