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集中特首 不利大學發展

評論版 2015/10/30

分享:

近日有人提及,既然公立大學由政府撥公帑營運,所以政府有權管。這論調值得商榷。先不論公帑不是政府自己的資源,而是市民的資源;即使假設政府要代表市民監察公帑用得其所,那監管的方向應該是怎樣呢?

特首委任 變相意志延伸

若然大學這種高等教育機構存在的本質就是傳授和開展知識,那麼如何把資源用得其所亦應據此而定。

可是,強求用行政方法來計算知識好壞(例如期刊的影響因子)本來就已經不合理,若以為政府和高官能運用他們的政治能力去判斷知識的好壞,豈非更為荒謬?這不是貶低政府中人的資格,而是他們實在不是相關的專家。

如果要他們去決定(比方說)相對論的好壞,這豈非只是同時為難政府和學者?

看着這陣子那麼多不相干的人批評陳文敏,卻無人能講出他的法律專業知識有甚麼問題;而就算是親建制同時是法律學者的梁美芬,亦不願批評陳文敏(更別提陳弘毅有力撑他)。

更甚的是,如果要用政治力量去判定知識真假,只會令知識被政治誤用,最終只會延禍所有人,這是歷史給我們的教訓。

管學術自由 回歸拓知識

由此來看現時的大學制度,才會見到為何當中出現了偏差。某程度上,現時特首在大學的角色已不只是監管的角色,而是實在的權力指揮。例如因為特首兼任校監,故此可以否決榮譽博士的名單;特首能委任大量人士進入校董或校委會,變相令得大學的決策層是特首意志的延伸。

事實上,特首的權力不止限於公立大學,對私立院校一樣有實質權力,例如所有私立院校要開新的專上課程,都要得到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批准(但特首和行政會議成員對所有課程都有足夠認識嗎?)。更大的問題是,如果只因為政治立場不同,便可以不理會學術知識內容,只利用權力去處分學者、否決任命,這樣的準則,豈非完全和大學是追求知識的本質背道而馳之舉?那些校委否決任命的理由之所以引起那麼大的回響,豈不正是因為那些理由完全是違反正常人的知識和智力水平,令人譁然所至?

學術自由並不代表沒有監管,但監管的方法不應是現行這種讓權力集中在特首的做法,而是應該回到真正的原則,就是拓展和傳授知識。事實上,現行不少制度確實是行之有效的,例如學術研究,都會有相關領域的專家評審,亦容許大眾公開討論。比方說,不少學術研討會,又或者博士論文的答辯會(Oral Defense),猶如立法機關審議法案或者司法機關審議案件一樣,都會事先公布程序和地點、過程公開進行、允許任何人旁聽,以利知識交流。

勿賊喊捉賊 賴政治鬥爭

學者追求知識,從而發表研究成果,絕對可受公評,討論當中內容。說政府或公眾要監察大學運作,理應就是監察這些程序,例如防止有人把學位私相授授,又或者在委任副校時,監察遴選委員會是否沒有以學術、行政經驗這些相干因素去推薦何人,而不是完全越過這些程序,直接就任何人的政治立場或其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去指控學者。

所以,如果我們真的要避免政治干預大學,真正要做的,當然不是把大學生視為搞事的一群或鬥爭對象,更不應是賊喊捉賊般的把公眾對事件的關注當成是政治鬥爭。要知道,政府擁有公權力,自然會受到公眾更多的關注和監察。要理順大學的問題,便應該回到以追求知識的原則為本,去回應公眾的質疑,還大學正常追求知識的環境。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