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9日 (四) 06:22

蜜蜂與大樹 社會創新好拍檔

協成行廠廈任塗鴉 廣告商實行「333制」

行政人員版 2015/11/05

分享:

本周一,「社企民間高峰會2015」討論到商界如何參與推動社會創新?並將其規模擴大?仁人學社創辦人謝家駒博士引述英國一個說法:「社企與商企,猶如蜜蜂與大樹。蜜蜂身手靈活,會跨界出擊找資源;大樹具資源,卻未必知曉蜜蜂的存在。」

身為「大樹」的協成行,決定不能再坐以待蜂,主動出擊去找牠們。有廣告公司更以商企之身,行社企之實,賺到多多錢也只會分三分之一予股東。

協成行董事總經理方文雄相信:「無論是商界還是NGO(非政府組織),創意從來不缺。問題只是商界需要甚麼改變,NGO又需要改變甚麼,才能促成跨界合作,在共享經濟下達致破壞性創新?」

這家老牌發展商每年都撥出1成利潤做慈善,「不過好多時只是寫張支票,說不上創新。」大樹首次出擊,是將黃竹坑好景大廈投入共享經濟。

個案一:工廈噴出彩虹 扭轉負能量

好景30歲,曾見證香港地早期的工業蓬勃,年年100%出租率,租金年年加,但內地改革開放,引廠商北移,廠廈不再吃香,方文雄說:「公司眼見租金回報不多,有意將空置單位拎出來,作為共享經濟的資源。」當時仍未想到可以做甚麼,直到有次見到年輕人做塗鴉,得張細細的畫布,要噴完又抹,抹完又噴,靈機一觸,不如捐地方給他們合法地噴,總好過上街非法地噴,惹危險。

「廠廈屬公司資產,要董事會批,過程較複雜。同事亦擔心邊青、粗口、黑社會等,會嚇走租客。」最後騰出3層後樓梯,加裝抽風設施,年輕人噴得爽,不停加碼,3層後樓梯增至10層,後更進駐1萬呎單位。結果20位年輕人成為09年全港首個大型塗鴉展的參展人,更與官員對話,方文雄說:「應邀出席的家長老師都好感動!」

其後政府推活化工廈計劃,方文雄想:「不如創新搞慈善,既然捐1成,一個25萬呎單位就可捐2.5萬呎平租予藝術工作者。」於是「大樹」又出擊,找藝發局時任主席王英偉談合作,租金敲定市價33%。

協成行於2012年再花2億活化塗鴉廠廈,這個Genesis(創協坊)項目將2.3萬呎租予藝發局、青協、東華旗下工作坊,以創新形式幫藝術家、撑港青創業、助青年學攝影找工作。

個案二:公義廣告行 8大吸引點

The Bees集團創辦人曾錦強(KK)入行多年,眼見很多有熱誠有創意的年輕人3至5年就失望離場,他說:「廣告是人力密集行業,廣告行除人之外無甚麼資產,但雖然好多廣告公司都自稱『以人為本』,但感覺卻更似一個在外花天酒地,常將『我好愛我老婆』掛嘴邊的老公。」

劣行包括:賺了錢也不會跟同事分享,「理由」諸如:明年經濟放緩,要居安思危;又如美國經濟差,香港賺錢也分不到,因為全球業績不達標。同事晚晚開OT飯錢限定不可超過30元,「真係唔知可以食咩?」

KK說:「當日為公司取名『The Bees』,正是寓意員工勤力,群策群力,可以自我管理(不需蜂后指示就可自行覓食、築巢)。而前提就是他們覺得工作很有意義。」今日他以商企之身,行社企之實,創新點包括:

1. 源自施永青的「333分紅制度」:賺到錢,股東、員工、客戶均分,三贏。

2. 賺錢後會先去公司旅行:「開支不大,卻可培養感情,提升士氣,今年幾家公司都不約而同選擇去東京。」

3. 鼓勵員工以員工、股東雙重身份分享成果,至今逾三分之一員工已購入股份。

以下四點為員工在Facebook公投的「變態員工福利」,講出來大家都嘩一聲:

4. 每年放兩天生日假(生日及翌日)。

5. 買書看電影可出公數,因為創意業,創意是公司資產。

6. OT飯錢無上限,KK說有讀者戥他肉緊,說會「執笠」,但結果卻是飯錢增幅可接受,KK由是悟到:「當你向員工投以信任票,員工就會表現得值得信任。」

7. 每年3,000元公數睇騷,本地及外國音樂會、展覽、歌劇、表演任睇。

還有最後一點:

8. 以廣告影響社會:KK認為,廣告作品可在媒體上公開,比起外科名醫更爽,起碼他們就不能拿條大腸回家邀讚。於是,構思Sony a6000廣告時,就以快門快這賣點,帶出只要你捉到那一剎那,城市依然美麗的信息,希望淡化社會陰霾。

協成行董事總經理方文雄(右),廣告公司The Bees創辦人曾錦強(左)認同,共同努力一定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社會創新需要落手落腳去做,不做過,個心感應不到。(社企民間高峰會圖片)

全港首個最大的塗鴉展,09年在協成行旗下物業、黃竹坑好景大廈舉行,後易名創協坊。(協成行提供圖片)

撰文 : 梁穎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