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升級轉型 香港新引擎

評論版 2013/04/13

分享:

香港推動經濟轉型十多年,至今仍是原地踏步,不但新興產業未見蹤影,甚至連傳統產業也不斷走下坡,依賴金融業和地產業,令產業單一化問題日益嚴重,這與政府沒有具體和有效的措施不無關係。

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特首梁振英明確表示要發展多元產業,並且要將產業「做多做闊」,可惜報告中具體政策欠奉,只是成立「經濟發展委員會」去研究。

製衣劃歸貿易 禾桿冚珍珠

我們過去多年已不斷向政府提出意見,促請政府要有全盤政策,包括做好人才培訓、增加投入科研等,切實地扶助產業升級轉型,走高增值路綫。除了要設法拓展新產業外,也必需要優化傳統支柱行業,做到經濟多元化,全面提升香港競爭力。

香港的製造業曾盛極一時,雖然早年由於成本問題轉移到珠三角和鄰近東南亞地區設廠,但這並不表示香港的製造業已經式微,相反當中不少仍然是本地經濟支柱。就以紡織及製衣業為例,至今仍然是重要產業及經濟支柱,即使近年外圍經濟環境波動,令業界面對困難重重,但截至2012年12月,紡織及製衣業的整體出口貨值高達2,200億港元,佔香港整體出口約7.5%。

紡織及製衣業每年為香港帶來過千億港元外滙收益,只不過特區政府將這個數字放在進出口貿易內,而非列為單一產業。然而,香港的成衣製品在國外、國內均甚具吸引力,市場龐大。在外國,紡織及製衣只屬時裝產業的一部分,時裝品牌效應在整個行業發展中十分重要,是高增值部分。所以,只要香港將紡織及製衣業轉向時裝、時尚產業方向轉型發展,必定可以為產業建設注入新動力。

天時地利人和 只差政策東風

事實上,香港要發展時裝產業,現時已有良好基礎,正是具備天時、地利、人和,視乎政府會否好好利用,推出政策,加一把「東風」去推動。

所謂「天時」,過去香港的紡織及製衣業是以紡紗、織布、針織、漂染和成衣等,數個生產環節組成,發展到今天,已逐步轉化成滙聚了設計、採購、製造、銷售等多種工序的產業網絡,緊隨着市場的大趨勢。

至於「地利」,香港是中國的南大門,背靠中國龐大內銷市場,加上國際不同的時裝品牌也滙聚於香港作為跳板,香港發展時裝產業可謂佔盡地利,商機無限。

「人和」方面,業界近年意識到開創自家設計和品牌,人力需求上已由傳統着重勞動工人,轉為聘用知識型和創意型人才為主。各大專院校,包括香港理工大學、香港知專學院、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等,近年大力培訓時裝設計師、時裝市場營銷管理層等人才,為時裝業注入大批高學歷的新力軍。

可惠及其他產業 相輔相成

再者,時裝產業與其他產業環環相扣。經濟發展委員會轄下設立四個工作小組:航運業工作小組、會展及旅遊業工作小組、製造、高新科技及文化創意產業工作小組、以及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基本上,時裝在四個工作小組的產業範疇也涉獵到。

例如時裝設計部分便是屬於創意產業的一環,服裝技術研發則屬於科技產業。又如施政報告提到要發展檢測及認證業,正正與時裝有密切關係,檢測及認證業中有兩成半客戶是來自紡織及製衣業界,隨着國內市場的迅速增長,紡織及製衣業對檢測及認證的需求將更殷切。

至於專業服務業方面,時裝業中不少工序,例如時裝設計、採購、品質監控、環保,也是專業服務業的範疇,香港本身就是一個國際時裝採購中心。

由此可見,只要政府能夠好好把握,扶上一把,重新整合包裝,新興的時裝產業已經可以成形,並且必定能夠與其他產業相輔相成,筆者較早前已向當局反映,業界已成立「時裝發展委員會」,研究及收集不同範疇業界代表的意見,統籌時裝業發展,制定及提出相關政策給政府,以支持製衣及紡織業轉型升級,進一步帶動本港經濟發展。

筆者認為,只要政府好好把握扶上一把,重新整合包裝,新興的時裝產業已可成形,且必定能夠與其他產業相輔相成。(資料圖片)

撰文 : 鍾國斌 自由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