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下頁

師心浮想

「我兒子很聰明,只不過他貪玩。」「我女兒曾考全校第一,只不過現在常常分心。」…… 這些話恐怕我說過,也曾經聽父母這樣說過我。後來做老師的時間長了,發現許多家長也這樣說。他們未必有意強調孩子優秀,只是在...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2/20
他其實很聰明,只不過……

午飯時間的食堂裏,放眼看去,很多學生都是握着手機,偶爾才停下來吃一口飯。尤其低年級的學生們,對遊戲沒有抵抗力。我往往會走過去,讓他們好好吃飯。 有的學生會說:只是吃飯好無聊!有的學生狡黠一點,說「現在...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2/15
注意力陷阱

過年期間,所收到的最震撼人心的回應,是來自一位患上抑鬱症的好朋友的一句話。我與她相識二十年,深知她過去如何開朗,像閃亮的星星,能把周圍的黑暗驅散。在抑鬱症中掙扎了大半年的她,告訴我:終於明白,快樂不是...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2/13
快樂是一種能力

朋友跟我講述這件事時,怒氣未消。她兒子三歲,在遊樂場受了欺負。遊樂場就是孩子的小社會,年齡、體格、性別都在後台運作着,並自有其玩樂方式,受欺負或者欺負別人,是必經之路。 朋友強調的,是身份問題。那天玩...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2/08
微妙的身份問題

在處理艱難對話時,常使用到的理論工具是SCARF模式,Status、Certainty、Autonym、Relatedness、Fairness,通常繙譯為地位感、確定感、自主感、關係和公平感。雖然是...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2/01
對話之中的父母與子女

關於如何進行有難度的對話,的確有一些錦囊法寶。想要發揮得恰到好處,卻在於對「為何這段對話會困難起來」的認知。 某次家長會後,與不同科目的老師交流,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一種情況:家長無法讓孩子聽話,於是...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30
父母與子女生活的距離

寫這個專欄也有幾年了,常常對教育、家庭育兒發表意見,其實在心底,我沒有定見,常覺得教育接近化學、玄學,不同理念的人在一起,一定會激發出不同的效果。 某次跟教授前輩聊天。她近六十歲,在美國任終身教授多年...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25
盲點

最近,身邊發生了幾件小事,都與「國」有關。 中國新年要到了,國際學校照例有新年慶祝活動。今年,有外籍老師來問:新年慶祝時,全校要唱國歌嗎?他們是認真地發問,一臉迷惑。大部分國際學校是沒有唱國歌這件事的...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23
與「國」有關的幾件事

我很少見到不像父母的學生。每次見到他們的父母,總能解答一些關於學生性格、行為的疑問。有時候,感覺像是算命,看到父母,就讀到了孩子命書的其中一頁。命已定,運可改,這句老話,似乎也可以套用在家庭和自我成長...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18
像父母的學生們

父母用鑰匙打開門,出現在家裏的時候,你孩子的情緒起伏是怎樣的?換一個角度,當一個孩子在外一天,背着書包回到家中,他的情緒又是怎樣的?如果用圖像來表示,是攀高,還是走低?如果用溫度來表示,是被溫暖了,還...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16
進門那一刻

做了幾年老師之後,看學生的眼光就變了。不看成績,也不怎麼留意排名,反而覺得在他們逐漸長成很獨立的年輕人的過程中,一些潛質更為可貴。 不嗜甜。不太愛吃零食的孩子,往往理智,受得住誘惑。能管住嘴的人,自律...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11
潛質

在一個飯局上,我聽到一位男士,這樣談到他的家庭:「我每個月給我太太十萬元家用,一年到頭還會給她bonus,會帶她出去一兩次旅行。她就負責照顧兩個仔,教好他們讀書。能養好這頭家,我對老婆真的已經很不錯了...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09
支付寶式的愛意表達

節日過完,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朋友感歎:生活終於回到了正軌。節日期間,所有的家庭成員都呆在家中,更容易產生矛盾。比如爸爸沉迷打遊戲,兒子也想打遊戲。爸爸卻吼他,你怎麼還不去做功課?不學習?孩子駁嘴...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04
為了逃避日常的旅行

十年前,我入職教師才一年,就與幾位有多年教齡的老師們一起,帶着五十多個中三學生去了日本。我們繞着東京旅行,共六天,其中兩天呆在箱根。此後很多年,東京我去過幾次,箱根倒不曾重訪。最近再去,看到相似的景點...

艾心

師心浮想

2019/01/02
旅行「巨嬰」

朋友的女兒兩歲半。聖誕節前,她對着一屋子的毛公仔歎着氣說:「真的是太多了!」這句話從小孩子嘴裏說出來,超乎年齡,很可愛。朋友忍不住笑了,但心裏也一怔,她買給孩子的東西可能真的是太多了。她的女兒不但有一...

艾心

師心浮想

2018/12/28
真的是太多了

父母需要跟子女一起做功課嗎?這是一個從孩子進入幼稚園就會浮現的問題。無論是真正的聽說讀寫算功課,還是一些節日應景的手工,父母的參與必不可少。隨着孩子大一些,父母於是名正言順地以「幫不上」為理由抽身而退...

艾心

師心浮想

2018/12/21
把教育接回家中

年末,參加學生組織的聚會,於是有機會從不同角度了解他們。學生們搞了一系列關於將來的趣味競猜,除了「誰最有機會做總統?」之類的搞笑問題,還問「你猜誰有最多兼職?」,結果讓我發現我居然有這麼多斜槓學生。 ...

艾心

師心浮想

2018/12/19
我的斜槓學生們

可能很多父母跟我一樣吧,覺得「電競遊戲玩家」這種職業雖然逐漸被承認,甚至有機會成為奧運會項目,但也始終有難入主流之感。我曾經就寫過文章,談我以前的一名學生玩遊戲打入了世界決賽的事。在我身邊,則不乏父母...

艾心

師心浮想

2018/12/14
遊戲玩家了解一下

很多日常的事,打破「想當然」後,真相就讓人吃驚。比如,最近我發現很多學生不約而同地做錯了一道題。這道題要判斷一篇文章是來自網站還是報紙。於我而言,簡直是送分題,因為文章最後已經寫了「某某日報」,想不到...

艾心

師心浮想

2018/12/12
起點是怎樣的?

我一直疑惑,對於家庭教養來說,「耐心」這個詞到底用得對不對?很多時候,耐心是有限度的,非常短暫,而關心才是更深的理解和包容。 忍着要把孩子作業本撕爛的心情,把講了三遍的作業再講解一遍?看着孩子不懂事的...

艾心

師心浮想

2018/12/07
多久的耐心才叫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