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下頁

雲海漫遊

每當一些傷殘或智障小朋友登機,機艙服務員都特別照顧他們和同行家人,例如頻密地查看他們是否需要任何幫忙。 猶記得一位十來歲的智障女孩患有過度活躍症,她不停高聲自言自語,忽然又會爆笑,委實挺擾人清夢,但其...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17
請支持非常空姐

不少朋友說過,除非迫不得已,否則不會前往美國旅行。一來受不了入境時被當罪犯般盤問和搜行李,二來感覺不到美國人重視旅遊業,稅項上沒優惠,消費又昂貴。部分美國人的白人優越感也令人吃不消,態度傲慢,種族歧視...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16
永不回頭

不少航空公司聘有不同國籍的機艙服務員,同一航班上出現五至六個國籍的同事毫不稀奇。我曾經執勤一長途航班,十三位機艙服務員合共有九個國籍。 聘用不同國籍的機艙服務員當然是為了照顧來自世界各國的乘客。當乘客...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15
語言協助服務

每次「的士五美」相聚,總是歡愉中帶點無奈。 當年投身教育界,自問欠缺耐性照顧年幼的學童,所以選擇做中學教師。屋邨長大的我,看到許多同齡鄰舍因父母無暇管教和照料子女,他們無心向學,最後逐一誤入歧途,有成...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10
的士五美

一名男乘客在航程中如廁超過十五分鐘,突然外面有人大力拍門,當時他仍未「完成大事」,但機艙服務員已強行開門查看情況,令該男士怒不可遏,航空公司則解釋職員開門只是為了確保飛行安全。雖然事後航空公司向受害人...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09
撞破辦大事

到訪位於八鄉的少年警訊(JPC)永久活動中心,十分羨慕今天的香港青少年可享受的豐富社會資源和關愛培育,也對香港警務人員增添敬佩之情。 初中時,我成為少年警訊會員,當年的活動種類和設施當然乏善可陳,跟今...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08
幸福的JPC會員

在機上,小朋友不會睡太多,又不喜歡呆在座位裏,他們有時會跑到廚房跟空姐討零食或要求充當小義工,幫忙我們送飲品給乘客。 這時候,我會先請他們的父母返回座位,然後着他們按下服務鈴,接着這些小朋友便會扮演空...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03
送走巴斯迎來蟻俠

你一定曾在航程中受過有聲或無聲的滋擾,令你無法休息,身心受難。 最常見的例子包括嬰兒不停的哭鬧、後座乘客不停腳踢你的椅背、身旁坐了一些巨肺兼「雞啄唔斷」的乘客、鄰座乘客把自己的座位和周圍弄得污穢混亂(...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02
臭屁男大戰自私男

「海寧,你何日再飛?補打了麻疹疫苗沒有?」好友V問我。 「我五日後再飛,未補打啊!」 「你還不趕快去機場打針?」 「地勤朋友說,每天都有大量機場員工大排長龍,輪候接種麻疹疫苗。他們每天都要接觸大量乘客...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4/01
高危帶菌空姐

甚麼職業在員工年屆七十甚至八十歲的時候,仍需考試才能繼續工作? 機艙服務員每年都必須考試合格才能「續牌」。部分外資航空公司為避免觸犯年齡歧視法,所以不設退休年齡上限,機艙服務員只要每年考試合格便能繼續...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27
請扣緊你的性命

曾有乘客投訴當氧氣面罩自動釋放掉下,他們馬上戴上,卻發現沒有氧氣,於是按動服務鈴,但空姐良久也沒前來幫助。 自動釋放的面罩的確沒有氧氣輸出。如果乘客有留意起飛前播放的飛行安全短片,便知道在戴上面罩前,...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26
點解吸唔到氧氣

一讀者問:「飛行中,飛機經過頗強烈的氣流區,在我座位上方的氧氣面罩突然掉下來,把我嚇了一跳。我知道應該馬上把氧氣面罩戴上,但當時只有我那排座位的氧氣面罩跌下,所以我沒有戴上它。我想到另一個問題:如果飛...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25
氧氣面罩沒掉下

飛機上,一位男乘客因不滿一位女士赤腳走進廁所,於是與她和其男友發生口角繼而動武,結果抵埗後,一干人等被警員拘捕。 不明白為何有人會「夠膽」在機上赤腳走進洗手間。 雖然絕大部分航機都會在抵達目的地後,由...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20
危險的赤腳大仙

在半島酒店跟長輩午飯,他忽然問:「你知道半島酒店跟航空界的關係嗎?」 「我只知從前泛美航空(Pan Am)的機組人員抵港後,被安排下榻半島酒店,該公司可能花了太多錢在員工身上,所以最後倒閉了!」 我認...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19
在酒店辦理登機手續

每趟發生航空事故,都會收到一些好友和讀者窩心的慰問。「你的航空公司可有使用波音737Max 8客機?擔心你!」「波音客機是否所有機種型號都安全?你公司是用波音客機還是空中巴士?」有朋友竟建議:「如果你...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18
真正的飛行安全

「空姐,請問你可有扣針或針綫?」一位女乘客問我。我從手袋中抽出一個小型針綫包給她。「這個送你傍身。針、綫、鈕子和扣針齊全。」對方喜出望外笑着道謝。 「Michele,你有沒有耳塞和眼罩?24A乘客想要...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13
傾袋相助

「海寧,你見過乘客喺飛機上食得最『型』嘅食物係乜嘢?」空姐好友問我。 「你咁問,一定唔係平日我哋見到啲客自己帶上機嘅三文治、壽司、沙律、水果、炒粉麵飯或漢堡包之類啦!」「估啦!估中請你食。」「帶成隻片...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12
飛機上食蟹腳

接近午夜,收到好友發來的手機短訊。「海寧,我和家人乘坐的航班,剛宣布因航機空調故障,延遲十小時才啟程,但我們已入閘,地勤人員說我們可以乘計程車回家休息,稍後再回來機場。」 「航空公司支付你們來回機場的...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11
航班延誤十小時

「這是Deportee的資料和護照。」地勤人員把一位乘客的資料交給艙務長。 在乘客名單上,Deportee的標示是DEPO(被驅逐出境者)、DEPA(有人押解的被驅逐出境者)或DEPU(無人押解的被驅...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06
未入境已干犯法例

休息後從空中寢室返回廚房,空姐K哭喪着臉對我說:「剛才我們忙到不可交加,我連午餐也無法好好地吃完。」 「發生甚麼事?」今天難得不滿座,還以為同事們可以輕鬆一點地工作。 「發生了很多事,其中有個阿婆投訴...

藍海寧

雲海漫遊

2019/03/05
鬼記得咁多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