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下頁

香格里拉

對於前綫警察,我的感覺向來複雜。理性上我理解「警察就是要遵從命令」、「後面的指揮者才是最大問題」;但如果你有走過在示威前綫,見過某些前綫警察的嘴臉和做法,相信又會有不同看法。多年前,我就試過在示威現場...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9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電影《V煞》(V for Vendetta)中有這樣一幕:一個警察意外槍殺了一個塗鴉的小女孩,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直被強權壓迫的人民因此無比憤怒,本來寧願安於現狀的人民紛紛走上街頭,反抗警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8
史無前例的政治危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發展到如今,大台成了新一波的抗爭對象。網民爭取正在該台的廣告商取消廣告,也確實有幾個廣告商直接或間接表示有此打算。其實,撇除政治原因以及新聞立場,該台也早已流失年輕一代;廣告商...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2
誰趕走了你的米飯班主?

走上街頭示威,大聲講出自己的訴求,是很典型表達自己意見的方法。 但是我們除了走上街頭之外,我們每天生活都會做的一件事——消費,同樣可以成為示威的手段。 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期間,一間打着本土旗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1
用消費明志

七月一日晚的立法會事件後,有作者煞有介事地說林鄭背後其實有「高人」在操盤,要大家小心。有沒有「高人」,這個比較難去證實,反正當是小道消息,聽過笑笑即可;但又有不知從何傳出的消息,指這位軍師高人,其實是...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05
化石頭腦

七月一日下午,看見行動者打算衝入立法會的行動,大概令很多人大惑不解—坦白說,包括我。除了因為當日立法會並無會議,也擔心年輕人們衝入立法會會帶來更多的拘捕;甚至當日甚多消息指,要衝入立法會的其實是黑社會...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04
衝入立會為甚麼?

今次運動在行動者之間,不時會出現這一句話:Be water。 這句話其實出自李小龍曾接受的一個訪問,訪問中他談到武術要做到無形無相,就如水一樣;水可隨外部環境改變而變化適應,雖柔亦能剛,因此一句「Be...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8
Be water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發展至今,與過去其他運動最大的分別,就是史無前例的沒領導和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 今次運動的去中心化,硬件是手機、Telegram及連登等的通訊平台,使...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7
去中心化的運動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雖已暫緩,但依然受各方關注;在二百萬人上街後,相信大家必將目光投向十一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 且看二○一五年的區議會選舉,當時全港的總票數約一百四十六萬,當中建制派得票約八十萬。由於...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1
區議會戰役

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之後,我本來以為這個紀錄會維持好一段時間,例如之前的最高人數的遊行分別是在1989年和2003年;誰知才一個星期,這個紀錄便被徹底地打破了。6月16日的遊行,竟達200萬人,即是每...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0
全民憤怒

林鄭在百萬人遊行當晚,就迅速回絕了撤回修訂的要求,如此無視民意,立刻就再挑起新一波的反抗。有人提出罷工罷課罷市,然後一天之內,有超過五百間公司宣布在六月十二日罷市;多間大學的學生會立刻表示號召罷課,連...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14
不合作運動

行文之時,正是立法會就《引渡條例》修訂二讀的日子。本應在早上11時進行二讀,但由於立法會外有大量市民聚集,佔領了夏愨道;加上金鐘附近馬路也許由於天雨路滑,不約而同地發生了多宗汽車相撞、死火等意外,使金...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13
浴火重生

這種山雨欲來之感,不僅一次出現過。記得二○○三年六月底,當時我剛大學畢業,在網上召集同校同學一起參與七一遊行,響應者竟有數百;當時身邊不少從未參與過遊行的同學,紛紛問我當日何時集合,想一起參與遊行。 ...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07
山雨欲來

六四三十周年晚會上,最令人動容的,應該就是當年在北京經歷過六四現場的李蘭菊女士的發言。 李蘭菊當年是學聯成員,曾作為學聯代表到北京支援學運,也因此目睹了天安門發生的事。他們六月三日晚已聽到政府會以軍隊...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06
李蘭菊的證詞

當坦克車輾過學生的身軀時,那一年,我才九歲。 如果要數我人生中最震撼的事,六月四日的天安門事件,肯定會是其中之一。六四事件是我政治觀的基石,半生對民主、自由、人權的追求,均建基於當日北京學生的運動,以...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5/31
何以忘懷

社會運動,十之八九,都是在打必敗的仗。 如果事情是容易改變的話,一封信、一通電話或一篇報道,也許就已經可以達到效果。就是因為事情難以改變,所以才要遊行、示威;社會運動愈大愈激烈,其實也表示那場仗愈難打...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5/30
100%必敗的仗

台灣通過了同性婚姻的專法,使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令人振奮。 結婚對異性戀者來說,是個人選擇。有人喜歡早婚,有人寧願遲婚,也有人樂於不婚;在這個自由社會裏,沒有人可以質疑別人的人生選...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5/24
平權

這十年到尼泊爾旅行,觀察到的其中一個最大變化,是來自中國的遊客和店舖明顯增加。在加德滿都的旅遊區Thamel,這幾年的中文招牌數量明顯多了許多;其中一個原因是許多遊客去完西藏之後,取道陸路到尼泊爾遊覽...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5/23
尼泊爾拒絕支付寶

有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批評港台的電視頻道「播龜」--即是類似以前著名的「魚樂無窮」,深夜或清晨時段以超低成本製作的電視節目。 令人疑惑的是,這種批評的背景。 香港電台這些年來資源嚴重不足,人所共知。過去...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5/17
又要馬兒不吃草

我常說,長途旅行有兩個難關,一個是出發之前,一個是旅程完結之後。出發前的困難,是即使自己心底希望可以放下一切,去一個想走就走的旅行,但現實往往卻不如此容易,總會考慮到財政、事業、家庭、戀人等等,萬一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5/16
再等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