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下頁

香格里拉

自己經營旅行生意的,這兩個月,生意少了至少一半。 這大概也是香港的普遍現象。無論是做各行各業——零售、餐飲、旅遊,這兩個月的生意也在步入寒冬。酒店業也是個好例子,現在有些四星級酒店,房間在賣三四百元一...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23
信心危機

早前,在加拿大有一場聲援香港反修例運動的集會,同時又有一班舉着五星旗的「pro-China」的華人來「踩場」,於是出現了很惹笑的一幕:主辦方高叫「Free Hong Kong」,撑中的一方竟以高喊「F...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22
諷刺

二十多個國家及地區,先後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大概是繼二○○三年沙士肆虐香港後,香港變成「遊客勿近」的一次。 作為一個旅人,對於目的地的安全自然頗為敏感。香港的外遊警示制度是完全不可靠的,真要參考,美國...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16
不安全城市

早前人在東歐,從塞爾維亞過去羅馬尼亞,第一個到達的城市是西邊的蒂米什瓦拉。 羅馬尼亞的中西部本來是奧匈帝國的領土,雖然經歷過共產黨統治,卻比其他東歐國家更佳地保存了西歐城市風格,少了許多蘇聯構成主義建...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15
壽西斯古之死

今時今日,還在堅持反修例運動背後是外國勢力推動的,大概只有兩個原因:一、是故意將責任推給那不存在的「外國勢力」,用來減輕自己管治失誤以致民怨沸騰的事實;二、是真心的脫節,並且壓根兒不相信人民可以如此無...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09
外國勢力

示威遍地開花,警察的催淚彈也遍地開花:光是在八月五日一天,警察在港九新界各區施放了催淚彈,一天就用了八百枚;另外還放了一百四十枚橡膠子彈及二十發海綿彈驅散,拘捕了一百四十八人。 遍地開花的「戰區」,除...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08
人民戰爭的海洋

元朗恐襲之後,反修例運動進入了另一個階段——政府內爆階段。 一直以來,公務員因為恪守政治中立原則,基本上不會亦不能就政治問題表態,對一般人而言,很溫和的表態方法如聯署和集會等,公務員都極少會做。不過,...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02
內爆

有位朋友與我分享小學時的故事:那年她當上風紀,小六的她有天早會時要一個小二的學生安靜排隊,小二學生駁嘴,然後跳起來打了朋友一個巴掌;她想也沒有想,就立刻朝他還了一巴掌,再恐嚇他不要告訴老師和家長。 她...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8/01
權力教育

自六月十二日起,我人一直不在香港,先後去了意大利、塞爾維亞、羅馬尼亞和土耳其;當中有因為工作也有因為旅行。這段期間,不僅一次在想,要不要改變行程提早回港,無奈礙於各種原因,最後還是未能回來。 雖然人不...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26
我們不孤單

七月二十一日元朗襲擊當晚,我人在土耳其,卻一直看着手機追讀元朗的最新消息,整晚無法入眠。我相信當晚與我一樣無法入眠的香港人,為數不少。 之前在金鐘、上水、沙田的衝突,可以說是警方與抗爭者之間、建制與反...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25
無眠夜

對於前綫警察,我的感覺向來複雜。理性上我理解「警察就是要遵從命令」、「後面的指揮者才是最大問題」;但如果你有走過在示威前綫,見過某些前綫警察的嘴臉和做法,相信又會有不同看法。多年前,我就試過在示威現場...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9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電影《V煞》(V for Vendetta)中有這樣一幕:一個警察意外槍殺了一個塗鴉的小女孩,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直被強權壓迫的人民因此無比憤怒,本來寧願安於現狀的人民紛紛走上街頭,反抗警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8
史無前例的政治危機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發展到如今,大台成了新一波的抗爭對象。網民爭取正在該台的廣告商取消廣告,也確實有幾個廣告商直接或間接表示有此打算。其實,撇除政治原因以及新聞立場,該台也早已流失年輕一代;廣告商...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2
誰趕走了你的米飯班主?

走上街頭示威,大聲講出自己的訴求,是很典型表達自己意見的方法。 但是我們除了走上街頭之外,我們每天生活都會做的一件事——消費,同樣可以成為示威的手段。 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期間,一間打着本土旗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11
用消費明志

七月一日晚的立法會事件後,有作者煞有介事地說林鄭背後其實有「高人」在操盤,要大家小心。有沒有「高人」,這個比較難去證實,反正當是小道消息,聽過笑笑即可;但又有不知從何傳出的消息,指這位軍師高人,其實是...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05
化石頭腦

七月一日下午,看見行動者打算衝入立法會的行動,大概令很多人大惑不解—坦白說,包括我。除了因為當日立法會並無會議,也擔心年輕人們衝入立法會會帶來更多的拘捕;甚至當日甚多消息指,要衝入立法會的其實是黑社會...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7/04
衝入立會為甚麼?

今次運動在行動者之間,不時會出現這一句話:Be water。 這句話其實出自李小龍曾接受的一個訪問,訪問中他談到武術要做到無形無相,就如水一樣;水可隨外部環境改變而變化適應,雖柔亦能剛,因此一句「Be...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8
Be water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發展至今,與過去其他運動最大的分別,就是史無前例的沒領導和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 今次運動的去中心化,硬件是手機、Telegram及連登等的通訊平台,使...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7
去中心化的運動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雖已暫緩,但依然受各方關注;在二百萬人上街後,相信大家必將目光投向十一月舉行的區議會選舉。 且看二○一五年的區議會選舉,當時全港的總票數約一百四十六萬,當中建制派得票約八十萬。由於...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1
區議會戰役

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之後,我本來以為這個紀錄會維持好一段時間,例如之前的最高人數的遊行分別是在1989年和2003年;誰知才一個星期,這個紀錄便被徹底地打破了。6月16日的遊行,竟達200萬人,即是每...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6/20
全民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