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下頁

香格里拉

早陣子從歐洲坐了兩程飛機回港,第一程機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帶着大概不足一歲嬰孩的外籍媽媽。坦白說,剛見到自己旁邊的是嬰兒便已有心理準備,幸好我出門必定帶備減噪耳機,戴上了之後大部分的噪音也能隔絕,否則...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1/08
兩程飛機

中國首都北京的空氣污染嚴重,但近年已有所改善,而另一人口大國印度的首都新德里卻愈益嚴重;這個月初,新德里的空氣質素達三年以來最差的狀態,迫使新德里市政府宣布進入公共健康緊急狀態。空氣差到甚麼地步呢?就...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1/07
毒氣室

很多人都聽過「路西法效應」,就是指一個人如果被放置在一個特定環境中,給予他們某些權力,即使本是普通人,也可能會迅速墮落,作出一些令人髮指的行為。 昨日提及的亞美尼亞屠殺事件中,就是透過將對方去人性化(...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1/01
一念之間

亞美尼亞人被土耳其人屠殺,一百周年紀念剛過不久。 種族屠殺實際發生的年份是一九一五至一七年間,當時還未有「土耳其」這個國家,屠殺亞美尼亞人的是土耳其的前身鄂圖曼帝國,而其實早在十九世紀末起,穆斯林的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31
歷史罪行

這陣子來了亞美尼亞。亞美尼亞位於高加索地帶,通常與格魯吉亞、阿塞拜疆並稱為高加索三國;三國以前均是蘇聯的一部分,「蘇東波」之後獨立成國。 去亞美尼亞旅行,比以前容易了,因為剛在今年就放寬了入境要求,特...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25
兩個未解結

所謂「入鄉隨俗」,其實也是一門學問。 為甚麼要入鄉隨俗?當然是基於尊重,但若實際點說,也是讓你自己更安全、更順利。這陣子大家都熱話清真寺,也是一個學習如何「入鄉隨俗」的好機會。 要隨俗,首先要先了解一...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24
學習入鄉隨俗

格魯吉亞國土面積不大,但卻有約兩成的國土成了半獨立的狀態;兩個地區分別是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早在格魯吉亞脫離蘇聯獨立時就具爭議,兩地都早在九○年代就有獨立的呼聲,終於格魯吉亞、俄羅斯、南奥塞梯各方達成...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18
和平的曙光

這幾年因工作關係常到格魯吉亞,一年總有一兩次;這個國家因為在高加索山脈之南,有極佳的旅遊資源,成為了吸引遊客的最大賣點。而在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政治事件發生之初,格魯吉亞在兩三個月前出現了一場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17
格魯吉亞

早幾年,在土耳其東部認識了幾位庫爾德族朋友,他們的熱情好客令我印象深刻。 庫爾德族在土耳其約佔兩成人口,但是卻長期被壓迫。事實上,總人口三千萬人的庫爾德族,是世界上最大的沒有國家的民族,他們的人民分布...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11
庫爾德族獨立夢

女友對土耳其極為鍾愛,每年無論如何都要至少去一次。的確對於喜愛漂亮、喜愛民族風的女孩子來說,土耳其有着無比的吸引力。光是首都伊斯坦堡,走進一個市集,立時會被琳瑯滿目的家品、衣服和手工藝品所迷倒,更不用...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10
土耳其的風光

自己與印尼頗有淵源,因為父母其實都是印尼華僑,都在印尼出生和度過青少年時代。祖父母一輩,都是從中國逃難到印尼,打算在南洋找更安穩的生活;然而到了下一代(即我父母一輩)則遇上了排華,於是先逃到中國再到香...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04
印尼

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在聯合國的氣候峰會,質問成年人「How dare you?」如果有看過她的發言--只要你有一點同理心--必然可以感受到這位少女對成年人的憤怒。 她質問政客,為何可以...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10/03
How dare you?

兩個星期前,沙特阿拉伯的油田設施被轟炸,美國與沙特指是由伊朗進行的攻擊,但即使伊朗否認,而且也門的胡塞武裝組織亦承認了責任,但美沙兩個仍堅持伊朗是幕後黑手,而英法德三國亦指伊朗需為襲擊負責。 不過,是...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27
伊朗、美國和沙特

英國旅行社Thomas Cook倒閉,名副其實,是一個時代的終結。 Thomas Cook不是一個普通旅行社—它是世界第一間旅行社,成立於一八四一年,創辦人當然也就是Thomas Cook先生。那個時...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26
旅行社巨人之死

伊朗早前有一位年輕女士,希望進足球場看比賽並支持自己喜歡的球隊,但伊朗的法律並不允許女性進場看球,她於是女扮男裝進場,卻因此被捕,並因為沒有穿上合適服裝的原因,可能會被判監六個月。這個月初,她在法庭外...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20
藍色女孩

早前在羅馬尼亞,旅行了大半個月。想起羅馬尼亞,許多人立刻就會想起吸血鬼德古拉伯爵,因為他的傳說,就在羅馬尼亞。 說是傳說,倒不如說是小說;因為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故事,其實源自一本以他為名的小說《德古拉...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19
吸血鬼

自二○一四年起,在抗爭場合中唱歌儼然成了一種禁忌,被指摘為「唱K社運」,《今天我》(《海闊天空》)更成了被恥笑的歌曲。 不過五年光景,卻已時移勢易。 當年水火難容的「勇武」與「和理非」如今大和解,後者...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13
何以/這土地/淚再流

有些人常把「年輕人是社會的未來」放在口邊,但當最出色的年輕人就近在眼前時,他們卻又視而不見。 這是最壞的時代,因為我們有最能力不逮的當權者;這也是最好的時代,因為我們有一班非常非常出色的新一代。哪怕你...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12
香港新一代

林鄭提出四項行動「提供對話基礎」,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卻仍然堅決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處理市民最關心的警暴問題。 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表面是讓步,但實質上卻不是,因為政府早在兩個月前提出...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06
假讓步

當國家機器可以濫權而橫行沒有後果,這個城市中不論政見立場身份地位,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為甚麼過去香港會被認為是安全城市?不是因為有大量警察,而是因為警察的權力有所規範。 廉政公署成立之前的香港,警察...

林輝

香格里拉

2019/09/05
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